【姿态×咖萨】春风沉醉的晚上_2

*姿态×咖萨,刘志豪×洪浩轩

*这个很大纲。还是京城富少医生×台湾进修医生的故事

————

洪浩轩第二天忙得晕头转向。

早起之后就被医院人山人海的盛况惊呆了,遭遇无数白眼之后,终于成功从人群中奋力挤进电梯,各种材料表格填了一大堆,一上午在各个办公室里蹿,等拿到证明等等必备材料已经赶上午休。

然而人不见少。洪浩轩趴着栏杆往下看了一眼,不免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应付得来这种节奏,他感冒还没好彻底,没忍住转身连打了两个喷嚏,成功收获路人白眼两枚。

他站了一会儿,准备去医院饭堂吃点东西,下午要去科室报道了,洪浩轩内心还有点期待。

不知道同事们会是什么样的人,他来这里第一个认识的人是李元浩,可是李元浩坐镇骨科,跟他之间有点距离,就连宿舍也隔了一栋楼,找起来有点不方便。

想到宿舍,不免又想到昨晚那个春意盎然的阳台。

他早上起床的时候,特地去阳台看了一眼,屋主还没起床,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医生。那根长长的树枝还在摇曳,如同向他问好,洪浩轩伸手,轻轻摩挲了一下树枝上碧绿的叶片。

他对植物了解不多,也认不出这叫什么名字,会不会开花。

仔细想想,医生这个职业其实挺辛苦的,有的科室还要应付突发的情况,尤其是今天亲眼所见,一天看完这么多人之后,恐怕回到房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哪里来的闲情逸致,在阳台摆弄些花花草草。

回去的路上他特地留意了宿舍楼的阳台,几乎是一水儿晾着男式衣服,黑白灰夹杂着深蓝,就连自己阳台上,也飘着一件黑色的羽绒外套。

唯独他的楼上邻居那里,是和周围都不同,自成一派的风景。阳台外面也挂着几盆植物,绿油油的,一点也不畏惧早春的温度,阳台里面好像还种了一棵树,洪浩轩惊呆了,以为自己看错,眨了眨眼睛。

确实是一棵树,不高。

洪浩轩好奇得不行,想来园艺还得是他退休了的老爸的爱好,哼着歌喝着茶,没事浇浇水,宝贝花花草草冒了个新枝都能高兴个半天。

这得是什么样的人啊。

 

然而他只见过楼上邻居的一只手,医生的手都不会太难看,挺适合摆弄这些东西。因为自己养死过不少,因此对未见面的楼上邻居心生敬意,不管他是什么科室,能在压力这样大的上海医院,完成一天的工作之后,仍有精力和闲情逸致,打点自己的生活。

怎么看都觉得挺厉害的。

但是也没有借口去拜访。下午他去科室报道,外科已经给他腾了一间诊室出来。之前在台湾,就算是急诊也没忙到这种地步,洪浩轩只感觉整个人被加速五档,像个陀螺一样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本来他以为主任会看诊,至少要检查一下他的工作情况,然而除了病人,再没有别的人来过他的诊室。

到了下班时间又是李元浩,从骨科那边悠闲地踱过来,洪浩轩一开始没发现他,专心致志写病历本。这里的系统他还不熟悉,只能手动操作。

李元浩探了探头:“你加油。”

洪浩轩抬头就看到那张不明笑意的脸:“你怎么这么闲啊!”

“因为我是骨科啊。”

写字的手顿了顿,收获病人无情的催促X1。

“骨科……有什么关系吗?”

“你不知道吗,骨科最后都是要去德国看的。”

洪浩轩无语,收获病人无情的催促X2。

后来才知道,主任下午有台大手术,没出过手术室一步。

“他不是不管你。”李元浩要回4栋了,和他道别。

“他是出了名的挑,你来之前基本情况他都知道了,对你这是放心。”

 

洪浩轩捧着杯子,对着楼下的一盏路灯发了个呆。

今天这一天着实让他累坏了,虽然还不用他主刀上手术台,可是显然这就是他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写照了。

在选择成为医生的那一刻起,洪浩轩便立志要做好这份工作,他怀着崇高的理想,直至现在,他也对自己的专业和技术依旧有信心,他付出过的努力不会辜负他。

“对你这是放心”。

李元浩没细说,洪浩轩还是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

因为是医生,所以他要加倍努力,才能不辜负生命。

这么想着,楼上传来开门声,接着什么东西撞击玻璃,在安静的夜风中回荡出细碎而清脆的叮当声。

 

那个还未谋面的邻居,哼着歌,从一边踱到另一边,大概是发现了那一枝生长得过分的热情,伸手去把它捞了起来。

正对上因为好奇而一直仰着头的洪浩轩。

是一张不算难看的脸,戴着一副时下流行的金属圆框眼镜,他左手还端着一杯东西,洪浩轩大胆猜测应该是一杯酒,威士忌之类的,里面沉着一个圆溜溜的冰球。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洪浩轩还在想,可别是韩国人或者日本人,语言不通打招呼颇有难度。然而刘志豪把那根伸过去的树枝捞回来,松松地别在阳台扶手上,然后冲他举了举杯:“嗨。”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