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魏】Never Again_3

Never again_3  


*白魏。白rap×魏全能 

 *ooc,有私设,勿上升真人


等客厅的钟发出铛的一声响,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砸了好几圈回音,才把魏全能的思绪拉回到餐桌上。

白rap走后他一个人坐了会儿,然后默默起身把碗筷收起来,拿起围裙在身后绑了个结,没吃完的那些裹上保鲜膜放进冰箱,碗筷放进洗碗机,然后收拾桌面和地板。

他做起这些相当熟练,想来这些事本就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白大少爷无缘。白rap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瘦,但不是单纯的干瘪,拿筷子的时候能看见单薄衣服下好看的手臂肌肉线条。还剩了挺多菜,其实是带了私心,因为他体...

【白魏】Never Again_2

Never again_2  


*白魏。白rap×魏全能 

 *ooc,有私设,勿上升真人


魏全能解开安全带扣,下了车帮白rap把门打开。

全程不发一语,白rap坐在车里,隔着车门的高度看不到他的表情。车门打开的一瞬间,外面的冷空气汹涌地扑进他怀里,冷不丁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捞起隔壁座位上的包,随手塞进魏全能怀里。

然后他自顾自先进了门,把魏全能一个人丢在身后,没有再回头看他。他的举手投足间带着不刻意的高高在上,像是被训练过一般,张扬和收敛都恰到好处。

再之后也不是白rap该担心的事情了,白首富和老江应该把魏全能教得很好才对,...

【白魏】Never Again_1

Never again_1


 *白魏。白rap×魏全能

*ooc,勿上升真人


白rap从后台出来,一阵风把他那身没烧完的热情吹跑了三分之一。

如果拿今天的live作为NZND的谢幕演出,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满可言了,爱一个人尚不能保证十年如一日,这中间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却在今天看到真的有人存一张半买半送的套票,保存了整整十年。

这中间他们没怎么联系过,出道之后没多久大家就各奔东西了,在这个圈子里,资本的力量大得超乎想象,一度淹没了梦想。

十一月,夜风里透着凉意,直直地穿过他单薄的外套刮进心里,不用看也能感受到胳膊上泛起的鸡皮疙瘩,...

没动力,不写了。

一时间我的小伙伴们都入了山花。

有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恨!

【白魏】无人之境_3

无人之境_3


*山花/白魏。白敬亭×魏大勋

*ooc,与现实时间线/事件无关,勿上升真人

——

(目前看起来有点无差,但是真的是白魏)

——


后来到他们分手——白敬亭仔细想了想,最后确认了下没用错词儿。

直到他们分手。


按理说,确认关系应该是种类似仪式的东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此把两个人的关系定格到一个狭隘自私又带点神圣旖旎的高度上去。恋人应该是有且仅有的,但是他们好像没有,一定要说的话,好像只能以俩人搬到一起住为开始的信号。魏大勋如此坚定,以至于白敬亭也跟他一样迷信,无数次拥抱接吻放开之后,掌心残留的温度都是证据确凿的我爱...

【白魏】无人之境_2

无人之境_2


*山花/白魏。白敬亭×魏大勋

*ooc,与现实无关,勿上升真人


白敬亭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和魏大勋上了一辆危船。

这还不是贼船。白敬亭自问对自己一向坦诚,尤其不愿在感情上勉强自己。按理说是,感情是自己的事,谁也管不着他喜欢谁,也压根就管不了。可作为公众人物那点自觉该有的吧?魏大勋说完之后他愣了一下,过了会儿才慌起来,以至于他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表情找了个借口溜走。

实在是算不上回答。


说“喜欢”是不太恰当的。他朋友不少,要好的几个拿出来想想也都是和魏大勋差不多的亲近,再仔细一想,按理说这事儿成不了,那就是...

【白魏】无人之境_1

无人之境_1


*山花/白魏。白敬亭×魏大勋

*勿上升真人


他对今天这个大奖的归属并不感到意外。


名字念出来之前的惊讶多少都带着表演痕迹,念完之后那个薄薄的信封就失去了存在感,所有的目光,和镜头都转向那个人,大屏幕上连带他脸上一秒钟的错愕也没放过。白敬亭看着他站起来,先理了理西装,然后小跑着上了台。

魏大勋双手紧握着年度最佳男演员的奖杯。之前为了照顾女主持人的身高,话筒的位置偏下,而他居然真的就这么弓着腰配合话筒的高度,完全忘了只需一只手就能让自己站得更舒服这件事。

他新卷了头发,比起前阵子的机场照似乎是瘦了,一时间竟然有种时光在他身上往回走了...

这是什么神仙ai,我要笔有什么用?

[双Re]杨花大桥_1

杨花大桥

*双Re,Rekkles×Reignover 

*勿转载,勿上升真人


金颐真的梦里空无一物,只有风声。

以前他会就这么在无边黑暗里走上一整夜,直到闹钟把他叫醒,阳光和一身疲惫提前等待着他。后来梦境开始崩溃,摇晃,依旧一丝光也没有,周围的空气里带着连绵的水的腥气,直熏得他眼眶发红。

他从床上坐起来,柏林的天还没亮,梦里漂浮的感觉挥之不去,以至于此刻他身下仍觉轻飘。金颐真站在窗前,指甲几乎要嵌进大理石窗台,然后猝不及防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他这样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睡眠不足让他的眼眶下累积了一层淤青。金颐真没有开灯,睡前电脑没关,工作方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