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nover/Smebber】暴雨将至_5

暴雨将至_5


*Huni × Reignover,友情向!

*Smebber才是真的!

*文中的名称组织都是作者按键盘按出来的,私设多,请不要认真啦

*勿上升真人



Huni觉得Reignover的状态很不正常。

他和Huni重新投入任务中,但是Reignover拒绝了自己的援助或者掩护,总是赶在Huni参战之前把战场打扫干净。

这对他来说有点勉强,毕竟他所受的训练不是如何从正面进攻。Reignover的固执让Huni无可奈何,他经常在任务中受伤,他们的身份换了个个儿,现在清理伤口的人变成了Huni。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哪里不对,Reignover战斗的样子和他第一次所见大相径庭。他的双刀依旧狠厉,刀刃总是泛着猩红,让Huni觉得这两把刀是活的,在Reignover手中叫嚣着,要一尝血的滋味,怎么都喂不饱。

Reignover也从不在战斗中和Huni联系,用沉默拒绝了他要求配合的提议。Huni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两把枪,启动状态下枪口保持着充能的状态,L-PR3荧荧发出橘色的光。他很想找到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同时获得Reignover的信任,然而Reignover并不这么想。他是潜伏在阴影中的追猎者,现身之时陪伴着他的只有风暴一般席卷战场的狂傲。

Huni握紧了枪,Reignover一路杀戮,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他这种打法迟早会真的让他丧命。

 

这里被破坏的很严重,破碎的肢体和散落的机械部件让Huni一阵反胃。他的枪对这里有反应,感谢L-PR3。Huni冲过去,捡起Reignover的刀,他的武器不太一样,握在手里沉甸甸的,像一块能融进阴影的沉铁,他的通讯器在刚才的战斗中损坏了,联系不上Reignover。LRFR强化过的身体让他具备良好的夜视能力,看得到地上斑驳逶迤的血迹。

他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Reignover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之前战斗中受的伤就没有完全痊愈,Reignover不肯去医院,自然愈合的速度太慢了,影响了他这次任务的发挥。如果是往常,他一定不会失误的,他的表现关系着Smeb的安危,可是和Huni在一起,他只想全部承担,不让Huni承受一点风险。

Huni在他眼里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太大的挫折,他对什么都充满信心,Reignover看得出他有多热爱LRFR的工作,即使在人类眼中他和一个扫地机器人没什么两样,Huni依然乐此不彼。

Reignover想起刚遇到Smeb时的情景,那是他也是一样,满怀信心地向他保证,他一个人就行了,不会让Reignover受伤。可是他们第一次任务并不顺利,两个人屁滚尿流地逃出来,不同程度地挂了彩,狼狈不堪。

实战和训练完全不同,Smeb拉了他一把,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肩膀飞了过去,原本瞄准的位置是Reignover的心脏。Reignover的声音都在颤抖,而他自己听不到。他不知道是跟Smeb说,还是在跟自己强调:“你千万不要死了。”

Smeb哈哈大笑,反身朝着子弹射来的方向给了一枪:

“放心吧,我不会死的。”

 

Reignover也不知道为什么回想起这些并不光彩的往事,和Smeb在一起的时候,明明值得纪念的高光时刻更多。
Huni最终找到了他,顺便带回了他遗落的一把刀,他半跪在Reignover身边检查他的伤势,Reignover费力地睁开眼睛,抬起那只完好的手,掌心在Huni的脸上蹭了一块泛着腥气的黯红。

“我不会死的。”他说得勉强,每一个字都像是用尽了力气。

Huni没有马上回答,Reignover能感觉到Huni的身体在颤抖,他在害怕。Reignover想向他道歉,这不是他的本意,让Huni这样对未来,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的年轻人直面自己的无能为力,有些太过残忍了。至于他自己,Reignover并不害怕,曾经他伤得比现在还严重,LRFR一样能把他修好。他讨厌爆炸,爆炸让他的耳朵短暂失聪,整个头昏昏沉沉的,没办法站起来。Smeb把他安置在摇摇欲坠的隔离门后,这里由于坍塌形成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他握着剑,拆下已经碎裂的护甲,一块块L-PR3碎片簌簌抖落。他的头发沾满灰尘,被血和汗糊成一缕一缕的,Reignover想伸手帮他拍掉那些沾着血的碎片,却怎么也抬不起来。Smeb在跟他说些什么,Reignover一个字也听不见,看口型依稀是活着之类的。

这是他的最后一根琴弦。

 

Huni强忍着不在他面前哭出来,Reignover在想他的感情怎么这么丰沛,哭和笑都表现直接,情绪明白让人一目了然。Huni忍的很辛苦,脸颊和嘴角微微抽动着,他的手颤抖着想掏出止血针,橙色的药剂沾满了他的的手指,他扔掉手中碎成两截的针剂。

“你不要死。”

他说得如此卑微,即使在训练的时候,在参加LRFR资格考试的时候,在受伤的时候,在那个暴雨夜的垃圾堆里,他都没有这样虔诚地乞求奇迹的降临。

“求求你,我需要你,你不要死……求求你活下去……”

Reignover很想告诉他这点伤不要紧的,当务之急是赶紧结束任务请求增援然后撤退,他怎么总是学不会,令他不禁担忧Huni一个人以后要怎么办。他讨厌此刻动弹不得的自己,明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却除了忍耐毫无办法。

他已经连Huni说什么都听不懂了,他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他连一个单词都抓不住。Reignover荒谬地发现自己居然想着醒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教一教Huni如何处理任务中的突发情况。

眼前是一片黑暗,一圈一圈的猩红在黑暗中扩散漾开。他不能放着Huni不管,他一定要醒来。

 

 

Reignover睁开眼睛,没有黑暗,也没有猩红,入眼是一片纯净的白。

天知道Huni多久没睡了,他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看到Reignover睁开眼睛,激动到起身带翻了椅子,咣的一声巨响,Reignover微微皱起眉头。

Huni握住了他的手,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Reignover觉得掌骨都快被他握断了。

他又要开始撇嘴了。Reignover的拇指轻轻动了动,示意他很好,让Huni不要激动。

“说了我不会死的。”Reignover真是受够了每次醒来喉咙火烧火燎的痛,强忍住不能咳嗽,否则会更痛苦,他努力调整呼吸,缓解喉咙的不适。

 

活着比死更难。

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得出的真知灼见了。他有勇气迎接未知的死亡,不管这个过程有多痛苦,在Smeb离开之后,他不止一次地想要怎样才能把自己的死亡营造得看上去像一个意外。

Huni垂下头去,额头抵着他的手背。他太疲倦了,一直守在他身边。Reignover看着他略微颤抖的肩膀,心里不禁难过起来。他真的不想让Huni哭,不想让他知道在快乐之外,只要活着就必须要面对没完没了的痛苦而麻烦的事情。

手指传来温热潮湿的触觉,缓缓地渗透进指缝,不久被体温蒸发。

“你答应我了,Reignover,你不能死,求求你不要死。”

 

【刚才多危险,你还不快感谢我!】

【哈哈哈哈什么话啊,我不可能死的。】

 

Reignover感觉很困,麻醉剂的效果还没消退,他想反握住Huni的手让他放心,结果连这点力气也没有,他们都需要休息,Reignover慢慢闭上眼睛:

“放心吧,我不会死的。”

 

Tbc


【  】里是smebber曾经的对话。

评论 ( 18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