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9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9】

 

“你最近感觉不太对。”

裴俊植咬着吸管。

“哪里不对。”

“你这么突然问我,我一下也回答不上来。”

裴俊植好奇地向外张望,退役之后裴俊植选择了普通人的生活,兢兢业业朝九晚五,终于也要结婚成家了。刚退役的时候不是没有战队挽留,可是裴俊植走得潇洒果断,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给。

“我也想尝试一下不同的人生,所以作为职业选手Bang的裴俊植,今天就和大家道别啦。”

脸书发完动态之后,“Bang”就真的从公众视野里消失得一干二净,这点让李相赫很是钦佩。

“毕竟人生的不快乐往往都不是自己造成的。”裴俊植倚着李相赫的桌子,透过玻璃墙看训练室里的队员们,“之前性雄哥也说做职业选手太辛苦,就连这份辛苦也是自己选择的。”

“完全自我的话,当然就会很开心,可是相应的,得到的东西也会少。”

眼前的裴俊植蜕去了蓬勃的少年气,社会人的生活将他打磨得干练圆滑,李相赫的手指抚过桌上那张精巧的婚礼请柬。

“想不到你不是第一个结婚的。”

“我也没想到。”

“FF,20了啊裴俊植。”单身GG。

“啊,是啊。”

裴俊植大大方方地承认下来。

“我遇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遇到就输了”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个问题应该问多年前rank中的玩家,rank中排到对面中单是Hide on bush是怎样一种感受。

裴俊植和裴太太的故事他们略有耳闻,那个总是爱玩又很会玩的裴俊植,被一套带走,输的彻底,爱情里一点翻盘的余地都没有。彼时允熙刚出生,在一众催促他早点结婚的喧嚣中,只有金正均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就结婚,真是想太多。

那时大家都在腹诽教练是见不得别人恋爱顺利,毕竟是大龄晚婚中年人,然而事实证明金正均对婚恋问题理解有多深刻。

队友们陆陆续续地结了婚,一边感慨姜灿荣那么早就完成了这项史诗成就。而那张属于裴俊植的请柬,居然兜兜转转又过了这么久,终于递到了李相赫的面前。

“我就是觉得她好,换谁都不行。”

裴俊植喝完最后一口,摇了摇杯子。

“这和游戏不一样,没那么多战术可讲。真的跳出那个圈之后才发现,人生可比游戏难得多,可是有她在,至少我会开心一点点。”

 

裴俊植没有久留,依然有选手战战兢兢地捧着笔记本来要他的签名。

签出来的是久违的“Bang”,这样一想也没有什么不对,Bang是只能出现在SKT的。

Peanut已经贴心地帮他马好了日程,他知道来人是谁,因此一直保持着静默,不去打扰老队友之间的重逢。裴俊植的话他也听到,只是人类的择偶标准是个变量,所谓的灵魂不能具体衡量比较差异,因而介于懂和不懂之间。送走了裴俊植,李相赫返身关上门,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子,跟Peanut说打开官网蓝帖,看看新版本有什么变动。下周要动身去参加世界赛了,这周是在国内最后的调整阶段。Peanut乖乖听话,连带帮他把笔记本都开好。

选手们兴奋之余都有些紧张,他们当中不乏今年第一次参加世界赛的新选手,在训练的间隙和老队员们一起打闹着。

在圈子里做什么都会自在很多。

和外界没有那么多的牵连,自然条条框框也会少很多,也没有那么多东西需要顾虑。李相赫枕着颈枕,Peanut跟着鼠标运动的轨迹帮他做标注。

李相赫想起了他的花园。

 

他诚然想帮Peanut遮风挡雨,如果说做教练有什么职业病的话,大概就是越发强烈的责任心。

虽然很多时候说不上是Peanut帮他更多,还是需要他操心更多。起初李相赫尝试着把他当做一般的助手程序看待,可是Peanut的存在感这样强烈,让他无法忽视。在他的心里,说不定早已把Peanut看做是人了。

在Peanut要求睡前搬去窗前之后,李相赫已经思考了好一阵子。既然是人,总要接触到人类社会的凄风苦雨,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李相赫对圈养儿童不感兴趣,除了责任心,高标准严要求也是作为教练必不可少的。

他的性格缺点自己也很明白,如果Peanut长时间只和自己接触,说不定将来会培养出什么性格。他喜欢现在这样的Peanut,爱笑的,喜欢说话的,在他的花园里放肆大胆的小花生。

就像对世界还不了解,充满好奇的孩童一般,保持着天真和热情。

他轻轻敲了敲屏幕,耳边小花生马上回应:“哥?”

“我对你开放授权。”李相赫闭上眼睛,“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许多不同的人,和他们交流试试吧。”

 

李相赫自己也不能确定这个决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对一个人工智能开放授权,意味着这个人工智能从此不必经过他的允许,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出决定,也意味着同时要为他行为的不确定性承担一定的风险。

Peanut呆怔了半天,犹豫着又确认了一遍,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少年声并没有李相赫想象的那么开心。

“哥……是讨厌我了吗?”

将小兽赶出兽群,将雏鸟推离鸟巢,将Peanut放归人类的社会。

Peanut只知道存在着这种事情,却未必能理解背后的动机,难怪他会慌乱,直接以为自己被厌恶了,连唯一的“USER”都要放手让他去找别人玩。

“怎么会。”李相赫笑了。

“只是觉得,你该看看更广阔的世界。”

而我愿意为你打开第一扇门。

 

感冒还没完全痊愈,说话还带着鼻音。按时睡觉的李相赫端着水杯,准备听从Peanut的建议睡前再喝一杯热水。水温有点高,他吹了吹,一层白雾轻巧地落在他的眼镜上。

然后按照Peanut的要求,把手机靠窗放好。

“今天有什么想做的吗?”

“没有了。”

窗外的深夜里连霓虹灯都变得懒散,夜色浓得化不开,远处的一排路灯像散落的项链,松松地圈出半个弧的轮廓。

李相赫准备关灯,最后一点暖色的灯光也消失不见,在一阵布料摩擦的悉索声之后,李相赫听见窗边Peanut的声音:

 

“我想你能比以前多开心一点点。”

 

 

Tbc

 

虽然已经变成这样了,我还是想开个车……

不开车的文有什么意思嘛!!

你们不要怀疑我好不好,我也是会写小黄文的!


最近收到了很多的喜欢和评论,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鼓励,谢谢!

评论 ( 21 )
热度 ( 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