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8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8】

 

李相赫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事实证明宋京浩确实很有眼光,新人只是打法上略逊一筹,个人能力着实突出。试训完顺便组织开了个会,虽然休假,依然有队员还在基地,李相赫看着他们,揣摩着当年金正均的心情。

夺冠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尤其是到达一定的地位之后,每前进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人生中有一个可以去超越的目标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它为后面的追逐指明了方向,是超越一个人,还是超越一个冠军。这些在李相赫看来不算特别难,难的是如何去超越自己,如何超越一个传说。

为了这个目标他牺牲了那么多,难怪现在的媒体喜欢用“世无Faker”做标题,因为太久以来,Faker已经成了一个衡量的标准,在他离开了舞台之后,出现了一个茫然不知如何作比较的空白。

李相赫觉得这是好事,一成不变的东西总让人提不起兴趣,更何况,他经历的好与坏换做他人都未必能承受。

当年站在训练室外的金正均是否也明白这点,因此连沉默都沉重。当年他带领着SKT,只能前进一步都不能后退的时候,是不是早就透过玻璃看得清楚明白。

可是金正均现在已经不用想这些了,他的生命中迎来了新的阶段和新的挑战,金允熙小天使降落在他心中,指挥他以父亲的身份披荆斩棘去面对世界上另一番风雨——

他曾精心打理的另一片王国里,李相赫正式加冕为王。

 

下过雨的晚上气温骤降,李相赫掏出钥匙打开门,屋里一点光线也没有,走廊的明亮灯光只能照进来门框大小,斜斜地照亮一个玄关。他抬头,电脑屏幕也暗了,Peanut没有在玩,在基地的时候,有一瞬间他差点想点一份外卖,Peanut的存在给他一种家里有人在等他的错觉,和小猫小狗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手机很安静,因为出门匆忙,忘了带蓝牙耳机,于是手机里的Peanut也安静得好似不存在。

他打开灯,屋里洒满了温柔明亮的暖黄,屏幕依然没有亮起来,他拿起桌上的耳机,戴上之后依然是一片宁静。

继给Peanut点外卖之后,李相赫人生错觉之Peanut是不是睡着了,而后自己都笑了,他确实会厌倦一些枯燥无聊的工作,也渐渐学会向自己表达他的不耐烦。那个在黑暗里一个人看比赛的小身影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强烈,足以投映到现实中,人的想象给Peanut重塑了骨血,变成无法被忽视的存在。

这样不太好,李相赫叹了口气,动了动鼠标,游戏已经关了,桌面上是整理好的待回复邮件。

李相赫坐下开始浏览新邮件,这次Peanut连广告邮件也没删除,就这么摊在桌上。回复完之后,李相赫对着电脑桌面发了会儿呆。

而Peanut至始至终没有出现过。

 

洗完热水澡之后又开始打喷嚏的李相赫在想自己是不是感冒了,这几天的事情加上后面世界赛的压力此刻失去了控制,一件接一件乱七八糟地提醒他注意,在诸多烦恼中李相赫昏昏沉沉地做了个梦,黑暗里那个小身影今天连比赛也没看,电脑屏幕一片漆黑,像是刚打开门的时候,什么也看不清。Peanut问他:“我是这样可有可无的吗?”

李相赫从梦中惊醒,声音仿佛还在耳边清晰着,是Peanut特有的带点软糯的声线。

在此之前Peanut从未这样长时间地沉默,以至于李相赫慌了神,是不是他出了什么问题——具体是什么问题,他也不清楚了,因为对方是程序,因而更难解决。他从床上爬起来,随着动作头漾起一圈一圈的痛,声音暗哑的不像自己:“Peanut?”

手机亮起来:“哥?”

“你……在干嘛?”

“没干嘛,哥你这么早就醒了吗?”

李相赫心里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

 

他明白自己其实是个不怎么善于表达的人,身边交往密切的来回就这么几个队友,和家人的关系也是这么不远不近的,后来交过的几个女朋友,因为知道他的职业和性格,更是处于一种互相不怎么打扰的状况。

如此一来分手也不足为奇,一个人的生活固然有不便,可是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自在。

而Peanut刚好出现在这两种世界明晦不清的地带,他不会打扰李相赫,可是他又切实地存在着。

他下了床,几步路走得浑身酸痛,从药箱里摸出感冒药吃了下去,深秋昼短夜长的凌晨四点钟,窗外还是一片没化开的浓墨。

“可以把手机放在窗台上吗?”

 

李相赫问他为什么,却还是听了他的话,按照Peanut的指示把手机架在玻璃上。

“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

李相赫在想,Peanut的原声贡献者究竟是谁,带点撒娇的奶气,让人总把他往年纪小那一挂里想,然而语气总是平淡,喜怒哀乐表达的浅显易懂。区分了棒棒糖和棉花糖之后,在一块糖和一把糖的问题上又停了下来。

李相赫有些说不上来的泄气,大概是Peanut还没有这个概念,因此不觉得他起床吃药有什么异常。可能在程序的眼里,人时常会做些不寻常,出尔反尔的举动。

人工智能无法理解,也无法数据化这些行为并且归纳学习,在它们的程序设定里,这些反常只能另存起来,成为一组异常数据。

李相赫仿佛又抬手触到那堵墙,只是这次他可以理解Peanut,而Peanut却无法理解身为人类的他。

程序的损伤不具有自愈性,它们不能判断出自己出了什么bug,只能一遍一遍地循环流程。吃了药的李相赫开始泛起睡意,他迷迷糊糊地想,如果有一天,Peanut成长到足够接近人的时候,他会伤心,会难过,会发现人类在快乐之外还有那么大一片,像荒原一般将快乐包围起来的不快乐,那个时候,他能理解吗,他能接受吗,他能数据化存储这种“感觉”而不是当做异常数据删除掉吗。

 

李相赫带着鼻音咕哝着:“Peanut我感冒了,你怎么不关心我。”

Peanut很快回应他:“哥,什么是关心?”

哪怕Peanut知道,也无法表达出实际的“关心”。

是他对Peanut要求太高了。


李相赫开始想给这棵还在生长的花生遮风挡雨,不让他过早地知道身为人类有那么多的无能为力,可是他发现,能为他提供的花园,真的是太小了。



Tbc


很久没搞长篇了,想试着搞一个能出本的篇幅,结果这两天是真滴废了,摸不出一点东西……

心态崩了呀TT

评论 ( 14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