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2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2】

 

李相赫没有回答,对方耐心地等了一小会儿,期间移动着他的鼠标,在屏幕上拖出各种图形。

“李相赫?Faker?”

忽然被喊到名字的大龄单身人士略微皱起眉头:“你偷看了我的信息?”

“我不是偷看!”对方有些着急,语速都加快了,那点没褪干净的奶音变得委屈起来,“安装的时候这些都是默认浏览的……”

“你的反馈功能在哪里?”

“啊?”

“我觉得这个功能要修改一下,既然安装的时候要问我问题,为什么不增加一个‘默认浏览信息’的选项?”

“这个……”

半天也没有说出来。

“对不起啦。”

居然就乖乖道歉了。

 

像输了比赛的选手们一样,沮丧的语气让李相赫轻易脑补出那边的神情——如果他有一个虚拟形象的话。低着头,嘴角因为低落而垂坠。

“你……在笑吗?”

“没有。”

可是明明就是笑了。

短暂的安静,对方连玩鼠标的兴致都没有了。

然后问题又回到了最初:

“我该怎么称呼你?你想怎么称呼我?”

李相赫摘下眼镜:“你想怎么称呼我,然后你想我怎么称呼你?”

“我觉得还是你掌握主动权比较好。”

李相赫捏了捏鼻梁,认真地想了一下“李相赫”和“Faker”哪个称呼更好,一秒钟后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

一定是太累了,比赛完又被陪着过生日又遇到了这个人工智能,一定是太累了。

他的兴趣爱好不多,以至于在退役后才发现自己有很多闲暇时间不知如何打发。每个赛区一周来回就那么几场比赛,足够他分析完,选手们都很乖巧听话,让他省心不少。

对方大概觉察出了他不想回答的情绪,也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而是帮他打开了一个小游戏。

简单到简陋的游戏界面,还有个建到一半,摇摇欲坠的桥。

“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累了。”甚至体贴地帮他调整了亮度,“你很久没玩过这个游戏了,要试试吗?”

还真的是相当体贴周到,李相赫叉掉游戏界面,庆幸自己当初考虑到在基地所以选了男声。

如果“他”是女声又会怎样呢?足够聪明,能体贴别人的感情,不得不称赞这个程序相当精巧,“他”在感知周围的世界,或许也在尝试着去了解如何与李相赫相处。

他的整个世界都是刚刚诞生的,新鲜的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像个天真孩童一般。跌跌撞撞地朝他扑来,然而李相赫的回应算不上热情,他委屈而收敛,从电脑的角落里翻出一个落满了灰的小游戏问他你是不是很累,要不要放松一下。

这些是不是也是事先编程好的呢?包括遇到的人的第一句话,树状图一样一旦从第一个问题开始,被后续的回答导向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结果。

“聊聊你自己吧。”

李相赫说。

 

“我还在学习。”对方诚实地回答道。

“学习什么?”

“学习如何与你相处。”

“我?”李相赫皱眉,“编程的时候就是这么设定的吗?”

“是的。但是因为使用者的不确定性,所以初始程序里你们统一都是‘USER’,一旦确定了就不能更改。”

“确定的标志是那几个问题吗?”

“是的。”

“也就是说,你不能被安装在第二台电脑上了。”

“是的。”对方语气有些沮丧,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再次响起又是那个元气的带着点笑意的少年音。

“但是我很高兴能遇见你。”

 

 

在“李相赫”和“Faker”之外,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他有一个身份叫“USER”。

李相赫知道动物的印随现象,眼前的人工智能俨然是刚破壳的雏鸟,睁开眼的瞬间自己刚好出现在他眼前。

也不能说是凑巧,毕竟寄安装盘的始作俑者还不知道是谁,这份礼物足够特殊,冷静下来后居然觉得还不错。

与人交往无疑是很疲惫的,其实这些年他也恋爱过,但都无疾而终,开始之后很快便结束了。因为精力悉数投入在工作中,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体恤对方的情感,最根本的是心与心之间的路太坎坷崎岖,总是走不到对方那里,分手又哪里是缺席一次晚饭鸽了一次约会那么简单的理由。

何况现在大家都很忙,吃饭恋爱结婚上.床生子,恨不得行云流水一套做完才称得上圆满。

“不认真”。这是来自她们的评价,吃饭不认真,约会不认真,看电影不认真,咖啡厅里闲聊天也要掐着时间,因为晚上有训练赛。

恋爱也不认真,对自己也不认真,就是明明白白的不认真。

可是“他”就不一样了,一个程序,无比笨拙地想要学习如何与人相处,李相赫一手抵着下巴,电脑里的“他”乖顺地给他调来了今天的比赛,还贴心地开了个记事本。

“你说的我都会记下来的。”

他依然可以不去管对方说什么做什么,连个点头称赞都吝啬,安心地享受着对方力所能及为他所做的一切,而不会和他计较,他们共处的时候,李相赫到底认不认真。

 

笔记本的屏幕黯淡下来,闪烁的红色电池图标提示电量不足。

安静了很久的“他”在李相赫保存文档关掉观看页面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可以搬去你的手机里吗?”

“为什么。”

语气平缓,这不是一个问句,只是需要个原因罢了。
“因为关机的话,我就死了。”

他好像还不能准确理解“死”的含义,人工智能不需要睡眠,失去了硬件支撑,他的编程思考也跟着停止,在他的概念里,和死没什么两样了。

“可以。”

或许是因为可怜巴巴的语气,或许是因为那句极不甘心的“我就死了”。

得到了允许的小家伙马上开始工作,不多久,他的声音元气满满地从手机传来:

“谢谢哥!”

“……哥?”

“不可以吗?”一秒钟又变回小心翼翼的语气,“你好像既不想让我喊你的名字,也不想让我喊你的ID……”

“你喜欢吧。”

“我很喜欢!”满意到声音都不自觉地大了起来,李相赫从抽屉里翻出一个蓝牙耳机,对方的声音毛茸茸地出现在耳畔:

“哥我想叫Peanut。”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