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婊】夜夜夜夜_3

夜夜夜夜


*原配/圆婊,赵世衡×具晟彬

*勿上升真人



【3】

拦路雨偏似雪花,饮泣的你冻吗。

今晚没有下雨,九月下旬的深夜,些许凉意不足以积聚出雪天的冷,天边一轮不太圆的胖月亮,格外皎洁。

好像在人少的地方,月光才能把人的心事都照亮,刚在赵世衡面前的种种情绪都蛰伏起来,他有些司机停在这里,留一段路给他一个人慢慢走。

推开门的时候屋里的明亮让他眼睛不适了一下,各自直播于是各自在座位吵嚷着。具晟彬回到自己的座位,一旁陈博还在直播,芒果趴在自己的椅子上,圆圆的眼睛看着他。

他的中文一般般,半是太难半是不想学,马马虎虎游戏里够用就行。陈博大部分时间说的什么东西他不是很能明白,好在队友不勉强他。

具晟彬并不想开电脑,坐了会儿实在无聊,转了个身看陈博的直播。

 

陈博警惕地关了摄像头,不放心又转头看看他:“Imp你今天别搞事啊。”

具晟彬眯着眼,左右来回旋转着电竞椅,芒果凭着本能觉察出今天的具晟彬相当无害,大大咧咧地跳上他的膝盖,继续团成一团。

他心情不太好因此寡言,只是眯着眼睛就看起来像笑了的表情让人疏于关心他是否真的有心事。

如果是以往,大概早就不管不顾地去骚扰陈博了,丝毫不在意正在直播,几万人面前对着他搂搂抱抱亲亲。

 

只是想有个人说话罢了,喋喋不休地,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只需给与他一些回应:

“对啊。没错。”

“你说得对。”

“就是这样的。”

他太明白,没有谁能真的设身处地地站在另一个人的立场,理解他,体谅他,以至于给出的回答不管多么认真,都略显敷衍。

人是可以为欢乐聚餐,将巨大的喜悦分食入腹的存在。

细细想来,裴御珍算是怎么都不明白的那类人,他固执地包揽起张亨硕的全部情绪,喜怒哀乐都想参与,温柔而不容拒绝地把自己挤迫进张亨硕的生命里。当具晟彬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时候,才发现冷眼旁观,时不时泼冷水的赵世衡早就明白了。

他穿着白色的厚实的羽绒服,看起来像一个软绵绵的雪人,站在破败的灰黑色云絮下,保持着一个不远也不近的距离,看着你大哭,看着天色渐暗,看着酝酿许久的大雨落在你的头顶,他会陪你站着,他会告诉你别哭了,除此之外什么也不会做。

他能给予的关心,就只有这么多。

拦路雨偏似雪花,饮泣的你冻吗。

陈博觉得今晚的具晟彬安静得反常,打完一局想问问要不要双排,一转头,具晟彬已经睡着了。

 

 

具晟彬是渴醒的。

大概是作为没有打扰陈博直播的回报,帮他脱了衣服盖好了被子,这一觉捂出一身汗,像是梦魇缠身迟迟醒不过来,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一滴汗正顺着额角滚落下来,在皮肤上划出一条缓慢的痒。

洗完澡之后清爽了不少,相应的睡意全部消失不见,粉丝群里也没有人说话,留了一大堆未读消息。

这才是真正的属于个人的时间,不会被打扰,也不会有烦忧,唯有梦境相信众生平等,温柔地接纳每一颗渴求安宁的心。

他站了会儿,芒果此刻也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他借着走廊声控灯的光,从自己的座位上摸到杯子。

怎么想都不甘心,如果今晚不用回来,估计此刻已是运动过后,沉沉入睡。

都是赵世衡的错。

懊恼比单纯的渴还难受,事情已经发生过,没有一杯及时的水舒缓内心的焦灼。具晟彬掏出手机,找到赵世衡——

“赵世衡大混蛋”

本来想着明天赵世衡神清气爽一觉醒来收到这条信息瞬间晴转多云的脸,还颇有期待,然而对方回得很快,没给他继续畅想的机会。

“?”

“你是疯了吗具晟彬?”

 

这个点还没睡,只可能是张亨硕又饿了,反正赵世衡就活该是那种被使唤去做这做那的命,这个没有一点自觉的人。具晟彬几乎能想象得出他满脸不情愿,又无法推辞的模样。

他和裴御珍还是太不一样了,张亨硕是往桌子边一坐,一手一根筷子不管不问的那种,当初半夜醒来出去喝水,在三星的休息室里见过很多次,或者是裴御珍正在煮,或者是已经煮好了捞到碗里,或者他在收拾吃完的碗筷。

裴御珍的面煮得如何具晟彬无从得知,可是赵世衡的面煮得的确是不好。他这么一个对人可以说是漠不关心的人,总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人,居然学着御珍给张亨硕洗手煮面,实在让人想象不能。

他也曾想过这是不是赵世衡的一种机制,计算好如何拿捏人际交往中的距离。按理说自己和他的联系最为亲密,可是想想好像又总不如别人与他那般礼貌和谐,他们总是在吵架,不管是当初一起下路的时候,还是后来分开在中国各自选定了不同的未来。

他在嫉妒赵世衡。

前有崔仁圭,后有张亨硕。

他总有与他共乘扁舟的人。

具晟彬或许曾经拥有过,不过都流失于指缝,都是落空。

 

之前的床怎么都不想再睡,具晟彬敲开陈博的门,陈博刚睡没多久,睡眼惺忪地踩着一只拖鞋来给他开门:“Imp啊,哪里不舒服吗?”

他不会读自己的名字,就这样喊他的游戏ID,张景焕虽然会喊他晟彬,可是不会给他半夜起来煮面。

具晟彬从门缝里溜进来,爬上陈博的床:

“平野绫,睡觉。”

陈博终于从床尾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只拖鞋:“你个逼……”

具晟彬装睡不理他,陈博叹了口气,最终什么也没说。

 

 

天气预报说,明后天可能有雨。

如果再晚两三个月,冬天的雨就让人很不好过了,不过那个时候应该是休赛期,全明星都已结束,可以回韩国放松一下,和家人朋友团聚。

只是今年要记得带伞,因为拦路雨偏似雪花。



Tbc


卡文卡的心力交瘁,越写越少…………呜

评论 ( 15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