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Affect_3

Affect


*AF,姜灿荣×李浩钟

*ooc,勿上升真人


——


姜灿荣去厨房泡茶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火焰舔了一下,借着虎口处一阵一阵的胀痛才找回点真实感。冰箱里空空如也,之前活动促销买的啤酒这才派上用场,拿在手里敷着舒服了不少。他很少喝酒,工作的缘故让他多数时候都要保持清醒。他往客厅瞥了一眼,李浩钟向后靠着沙发,一手撑着头正在看手机,刘海有点长,刚好停在眼睛的位置,穿着一身黑,衬得皮肤异常白皙,下颌线条是分明的好看。

姜灿荣叹了口气,李浩钟长了张讨人喜欢的脸,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是惯会享受别人的赞美的人,自然也包括自己。李浩钟其实比他大,但是他被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的爱意包围了太久,浸染了一身被宠爱惯了的孩童特有的天真和贪婪。

现在再去讨论当初为何分手已经没有意义了,眼前的李浩钟自然也不是当初的恋人,时间地点身份都在改变,工作教会姜灿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抓住当下。李浩钟不知道看了什么,皱着眉头关了手机,炉火上的水壶不合时宜地发出欢快的鸣声,也成功吸引力沙发上发呆的李浩钟的目光。

接着他看到姜灿荣,和姜灿荣手里的那罐啤酒,表情有片刻的停顿,很快又笑出来:“什么意思?明天有活动,会肿。”

有一瞬间姜灿荣很想解释为什么这罐啤酒会出现在自己手上,最后还是忍住了,他沉默地转了个身,关了火之后顺手把啤酒放在一边,然后拿出杯子和茶包,开始泡茶。

其实这话不用李浩钟提醒,早在他打开冰箱看到啤酒罐的时候,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清晰而完整的念头是,李浩钟不能喝酒,第二天会浮肿。

是怎么得知,又是怎么记住的,这中间的过程都已经模糊不可考了,唯独结果清晰,越过了自己,将啤酒和李浩钟联系起来。

可他也记得曾经冰箱里曾冻着满满一盒冰,用毛巾包起来给李浩钟消肿,记得他指尖被冻得通红,皱着眉头做起来又一脸认真。从一个点跳到另一个点,点亮了一片关于李浩钟的网,甚至等到两种茶包的香气在厨房里撞在一起,姜灿荣才发现他下意识拿了一包李浩钟喜欢的口味。

甚至杯子也是很久之前买的了,那时买了不少成双成套的东西,在李浩钟搬出去之后,姜灿荣对着这些东西发了很久的呆,思考要怎么处理,后来觉得这样未免太自欺欺人。李浩钟在他生命中留下的东西远不止这些,想把关于他的东西彻底剥离根本是无从下手,更现实的,扔完了回头还要买,怎么算都是不值得。

干脆就留下来了,期间也打碎过一两个,但怎么也没想到,这套杯子居然有朝一日还能拿出来重新回到他们两个人手里。

李浩钟接了个电话,声音很低,语焉不详地说了两句,姜灿荣也没听明白,下一秒他攀着厨房的门边,原本是想说话的,闻到空气里茶包的香气,好奇地抬起头抽了抽鼻子。

他抬头的时候,厨房里暖黄的灯光落在他浓墨般的眼瞳中,像星星跌进一潭深水。

姜灿荣看过李浩钟的不少广告,指着屏幕上闭着眼睛喝了一口手中饮料然后一脸陶醉的人问身边的李浩钟这个真的有这么好喝吗。李浩钟撑着下巴认真回忆了一下,说,忘了。

忘了就是没那么好喝呗,至少是不够喜欢的。

他是偶像,有那么多面呈现在观众和粉丝们的面前,无一不是精心打扮过了的,带着要博人喜爱的目的。对着广告李浩钟觉得有点尴尬,吵着让姜灿荣赶紧换台。

那是给其他人看的李浩钟,唯独在姜灿荣面前,他捧出未经加工的认真,黑眼圈也好褪色的头发也好未刮净的胡渣也好甚至是皮肤上悄悄生出的细纹也好,这些别人无从得知的模样,都是给姜灿荣的独一份。

 

*

 

钥匙已经沾染了另一只手的热度,被匆忙交到姜灿荣的掌心。

看上去和他自己的房门钥匙没什么区别,那两杯茶原封不动地放着,姜灿荣随手碰了碰杯子,还远未达到可入口的温度。

啤酒罐在桌面留下一圈水渍,明天还有工作,只好又把那罐啤酒放回冰箱里。

被烫了的地方还在一跳一跳地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撑破皮肤跳出来,疼痛提醒他那两杯茶的存在,姜灿荣很不喜欢半途而废,尤其是他已经为此付出了,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除了挫败就是恼怒。

可是生活里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出于某些原因被撤掉的新闻稿,毫无征兆忽然只剩他在原地的一段关系,和烫了手才泡好的两杯茶。

他端了两杯茶回到客厅,还想着李浩钟离开前说的话。

他搬来隔壁,可能不常住,留把钥匙给邻居。

这话乍一听有破绽,仔细想来却又都解释得通。

姜灿荣有点生气,李浩钟怎么这个样子,李浩钟怎么一直这个样子,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一意孤行地去做了,从前是,现在还是。

可是姜灿荣不是别人,他是被牵扯进其中的另一个当事人,连他的意愿也要罔顾,一声招呼不打,仿佛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只是来通知结果而已。

可现在又是什么关系呢?

若说是邻居,未免太亲近了些,可他说的也是事实,工作的话要跟剧组,很少有机会回来,总有些事情要处理,而助理又未必处理及时。

姜灿荣努力不去想他专程为这件事前来带了多少的私心,对于被宠爱着,乃至被宠坏了的人来说,这些事情是不用去考虑的,多得是有人想要亲近他,服务于他,而他只需要选出自己最偏爱的那个。

可如果他选的是不再爱他的那个呢?

 

杯子一样,茶汤的颜色也差不多,姜灿荣随手拿了一杯,偏不凑巧是李浩钟最喜欢的那个味道。

若是因为顾忌这些,像完成什么仪式一样倒了这杯茶完全没有必要,经历过这些人这些事,早过了纠结仪式的年纪,何况该享受的时候还是要享受。

一口没咽下去电话铃声响,朴载赫在那头没给姜灿荣时间:

“我们拿到了明天李浩钟的专访,要不哥去?”

 

Tbc


工作消磨了我的创作热情,根本没精力脑洞写文,我只想当条咸鱼,每天晚上打游戏,打游戏,打游戏。

对不起,我已经努力在复健了T T

评论 ( 2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