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态×咖萨】春风沉醉的晚上_1

*姿态×咖萨,刘志豪×洪浩轩

*这个很大纲。还是京城富少医生×台湾进修医生的故事

————

李元浩把洪浩轩的箱子提进房间,大方地向他展示:“看,新装修的,你的。”

其实这箱子也不重,洪浩轩这次来没带什么,台湾有的这边也都有,又没有交流障碍,轻装上阵图个轻松,被李元浩这么地提了一路,反而不好意思了,他一个劲地冲他道谢:“诶谢谢谢谢啊。”

李元浩转了一圈,床和衣柜都是标配,卫生恐怕要自己打扫,眼下也没什么自己能做的了,剩下的不如让洪浩轩自己收拾:“行,那我先走了,有事找我就行,我住4404。”

“谢谢喔!”初来乍到,新同事这么热情让洪浩轩很是感动,一定要把他送到宿舍楼下。

上楼的时候洪浩轩才想起一件事,李元浩说有事找他,可他住4栋啊?

洪浩轩掏出钥匙,门牌上明晃晃一个6212。

他俩中间还隔着一栋5号楼。

 

大致情况李元浩跟他介绍过了,新建的楼,供他这种在职进修人员暂住。洪浩轩打了个冷颤,这栋楼人是真不多,刚才李元浩过来,在走廊里说话都荡出了回声。洪浩轩下了飞机一路奔波没觉得,现在停下来了才觉得有点冷。上海和台北还是太不一样了,新房间条件不错,就是偌大的房间剩下孤零零一个人和一个不大的箱子,冷意又重了几分。洪浩轩打开箱子,想扒拉件外套出来穿,拉链还没拉好,就打了个喷嚏。

不得了,这看着像是感冒了。

没人规定医生不能生病,但是这场感冒来得有点凶猛,到了傍晚就转了发烧。洪浩轩觉得身体又冷又热,每一块骨头都变形了一样,组合在一起说不出的酸痛。他弄了两片药,想了想还是先把房间收拾了一通,床上用品都是统一安置好的,一片安宁的洁白,洪浩轩昏昏沉沉地陷进被子里,一觉醒来,摸摸额头一手的汗,这样也好,热度多少是退了。起床冲了个凉,换上衣服还是觉得冷,想喝点热水才发现连热水壶也没有,洪浩轩苦笑,万事开头难,反正没有就去买吧,盘算着待会儿得去买点什么,顺手拿过一条小毯子披上。

这条毯子还是临走之前母亲一个劲塞过来的,说上海冷,看过天气预报了,当时他也没注意,觉得春天了能冷到哪里去,事实证明母亲说的果然是对的。屋里越呆越冷,洪浩轩抽了张纸巾擤了擤鼻涕,觉得再这么站着要冻死在原地了。

 

拉开窗帘才发现天已经黑透,这一觉睡得其实不太安稳,今天一天马不停蹄,横跨了海峡飞了这么远,又加上突如其来的发热,实在不好受。阳台不大,多少是个够晾衣服的地方,洪浩轩这才觉得室外比室内还要暖和。

找谁说理去。这栋楼亮灯的没几户。李元浩羡慕他住新宿舍,他倒羡慕李元浩那边铁定比这儿温暖又热闹。

反正要在这儿住一年是没跑了。在这点上洪浩轩还是很积极的,绝不消极怠工。在职进修机会难得,他出发之前,台北的院长握着他的手舍不得放:“浩轩啊,你要加油喔,要好好学习,不要老想着回来啦。”

现在院长和同事们在做什么呢?反正不会像他一样光荣感冒就对了。这个时间应该还能赶得上超市开门吧,要买的东西还挺多,反正一个人也不是没住过。转身要回去的时候,入眼一枝摇曳,颤颤巍巍地往自己阳台这边抻了过来。

 

是对面楼上,就着不甚明亮的阳台灯,洪浩轩这才看到,原来自己这边楼上是有住人的,阳台这一边看着像是种了一排花草,除了那一枝,还有些别的。

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闻到了花香,倒是因为这突然的发现,让这个夜晚多了点盎然春意。

他记得李元浩说,这栋楼是拿来暂住的,一年半载的时间谁也说不准,居然有人保留着这份闲情逸致,在阳台上捣鼓点花花草草。

他以前自己也种过,疏于照顾,那些花儿很快就香消玉殒了,后来他就只种仙人球,多少是个绿色。那一枝颤颤巍巍抻过来的不知名的植物,像是问好一般冲他摆了摆,颇有几分可爱,连风都变得温柔起来。

然而还是冷,洪浩轩打了个冷颤,事不宜迟,他今晚非得喝上热水不可。或许什么时候有空,能去拜访一下邻居,他想起箱子里还有几盒凤梨酥,反正大家出门在外,免不了互相照应。正盘算着,就听到声响,楼上开了阳台门,不知道是进去还是出来,洪浩轩好奇探头,只看到一只手,攀着门框,指缝间一根点着的烟。

 

烟头火光明灭,洪浩轩有点晕眩,是哪个科室的医生,有点潇洒。手机屏幕亮起,告诉他现在是北京时间八点多,洪浩轩赶紧换了外套,想着要不要顺便再去买点冲剂,一杯热水冲完喝下去赶紧睡。

是上海风急,令人沉醉,一不小心就吹得他头晕目眩。


tbc


很多ooc的地方,因为加了超级多的私设。

主要是名字没想好,咖萨的想好了,姿态的怎么都安排不好。

《偏偏》改头换面发了原耽,先婚后爱岂不美哉。

这篇的脑洞很完整了,感觉故事已经脱离了人物……有机会我真的要慢慢写个十万字把他俩的故事讲清楚。

晚安!

评论 ( 6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