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Affect_2

Affect


*AF,姜灿荣×李浩钟

*ooc,勿上升真人


——


没有猫,也没有驱虫。

社会版比娱乐版的工作要繁重得多,每句话,每个词都要反复斟酌,等朴载赫一身疲惫地从接机大军中杀出重围,回到编辑部,B版刚刚定完稿。

朴载赫一愣,下意识地就想问猫的事,然而还没张口,就被同组的女同事围过来,接过他的相机开始浏览照片:

“什么啊,你没拍到?”

“别提啦!”朴载赫泄气,“根本就没看到人。”

虽然之前就有人po了没看到人,但总会有人不死心。

“万一”的诱惑如此之大,总有人会寄希望于那个几乎看不到可能性,渺茫的“万一”。

“去做了就有可能”这种话大多是拿来安慰自己的,姜灿荣瞥了一眼被围住的朴载赫,脸上写满了沮丧,还有一丝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不去就好了——他现在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可是更多的人是这样想的:万一去机场,可能看到了李浩钟呢。

既然他当初能走得悄无声息,回来自然也能做到不声不响。

其实他知道李浩钟的专属特别路线,在“姜记者的李浩钟”时代,他用这种方式,躲过狗仔的跟踪跑来和他约会,像暗号一样,而姜灿荣是那一端接收李浩钟信号的人,每一个见面后的拥抱都宛如完成一场战役,一路的心跳刺激让甜蜜翻倍。

他是李浩钟的那个独一无二,他们独有一套靠着爱破解的密码。

他大概是真的忘了,才没有告诉朴载赫,谁也不是那个万一。

 

*

 

他们到底都低估了李浩钟的影响力。

上面临时把姜灿荣重新调回娱乐版那边,毕竟是要靠销量吃饭的,而李浩钟是销量的保证。

他一回来就和之前的公司重新签了约,接了几个大访谈。他和以前不同了,说话之间更显得老成,谈话间滴水不漏,提起那几年,只是笑了笑,圆滑地打起了擦边球。

这样的李浩钟更加迷人,他在转型,在男孩的狡黠和男人的成熟之间游刃有余地切换,像狡猾的狐狸,话锋一转露出一截毛茸茸的尾巴,又转瞬即逝。不留痕迹。

然而在姜灿荣的心里,他还是那个会抢他的外套,冲他撒娇,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李浩钟。这样的转变让他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屏幕上的李浩钟和他记忆里小孩子气的人联系起来。

不知道他这些年过的好不好,他是被宠坏了的人,热衷于采撷他人的爱意,简直是靠着别人的喜欢才能活下去。然而总有人无条件地包容他,喜欢他,对他那张好看的脸没有抵抗力,舆论也好应援也好,把他惯得无法无天。

以前的姜灿荣也是这样,因为聚少离多,加之李浩钟确实太辛苦。出现在别人眼前的李浩钟,永远笑意盈盈,不肯流露一丝倦态。

这是他的工作,无论如何都要圆满地完成,扮演好一个属于粉丝们的偶像。可是等他好不容易挤出一点时间,悉数拿来和姜灿荣肆意欢乐的时候,才变成最毫无保留的真实的李浩钟。

他太辛苦了,也太难得,因此做什么都能被包容,姜灿荣也问过,你再这样,有一天我脱粉了怎么办,李浩钟满不在乎地回答:

“你怎么能不喜欢我。”

到底要有多明显,才能让这个对爱贪婪的人吃定了,姜灿荣对李浩钟无可救药的喜欢。

然而即使当初喜欢到这种地步,也还是分开了,连“你怎么能不喜欢我”的理由都找不到。

谁也没能成为那个万一。

 

*

 

姜灿荣在电梯里掏出钥匙准备回家,今天又加班,还好没有养猫,否则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带去驱虫。

他胡乱地想着,电梯门一开,没想到有人在门口等着。李浩钟没怎么变,和姜灿荣记忆中别无二致,他穿着长款大衣,靠在他家门口,指尖一根点到一半的烟。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在姜灿荣没有参与的那段时间里,有些什么是确确实实变了的。姜灿荣捏了捏胸前的背包带,握紧钥匙不发出声响。无论他们此刻是什么身份,什么心情,总之久别重逢,打招呼总是要的。

他和李浩钟算得上是和平分手,原因已经想不起来了,其实很多时候,分手并不需要某件具体的事情做导火索,燃烧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引爆了一颗许久之前埋下的炸弹。当然,那时候两个人也称不上成熟,做事欠考虑,当发现退无可退的时候,暂时分开一阵就成了仅剩下的选择。

李浩钟是被宠惯了的人,面对大公司的合约尚能游刃有余地讨价还价,姜灿荣给的答案,他着实看不上,连开口的必要都否认了。

现在想来,也是姜灿荣咎由自取,李浩钟走得干净利落,一句话都没留下,偶尔官方网站发布一些消息,看起来过得还不错。失恋人姜灿荣只好把全部精力投入工作,忙起来就好了,忙到无暇分心去想李浩钟。他如愿调了组,升了主编,回头一看,才发现已经不会拿捏待人的分寸了。

无限的宠溺是有数额的,他在李浩钟身上肆意挥霍的时候没想过以后,温柔和耐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对着李浩钟好看的脸,就能毫不犹豫地透支明天的份额,等李浩钟离开之后,才发现已经被开采殆尽,已然是一座空山了。

李浩钟转过头,墨镜几乎遮住了一半脸,他冲姜灿荣扬了扬手里的烟:“晚上好。”

“啊。”姜灿荣呆呆地回他,“晚上好。”

他没换住所,李浩钟知道也实属正常,但是他来做什么?钥匙在手中抵住掌心,隐隐有点痛,门还是要开的,他惊讶于自己居然还记得当初做记者时候的习惯,不能被人抓到李浩钟出现在这里,他呆呆地开了门,比了个手势:“先进去说吧。”

他改了一整天的采访稿,上面列了那么多要问的,却在李浩钟突然到访之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Tbc


这两篇的字数都是2018,太完美了,强迫症的我超开心!!!

也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 7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