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nover/Smebber】暴雨将至_4

暴雨将至_4


*Huni × Reignover,友情向!

*Smebber才是真的!

*文中的名称组织都是作者按键盘按出来的,私设多,请不要认真啦

*勿上升真人



Huni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剑,这把剑很漂亮,迎着光可以看到剑刃的结构,一块块半透明的L-PR3材料连接在一起,轻盈而锋利。

可是现在他带回来的只有一半剑柄,前面那一截为他挡了一颗子弹,和L-PR3一起,断口整齐,离开了剑身,失去了暗红的流光,变得像普通玻璃一样。

 

Reignover看起来比送去医院之前还要脆弱,他只是静静盯着Huni手中失去了一截剑身,黢黑破损的剑柄。Huni吓坏了,慌慌张张地向他道歉,向他解释来龙去脉,并且向他再三保证会申请更换一把新的剑,Reignover只是沉默,Huni感觉他并没有听进去自己说了些什么,可是必须要有人说话,打破沉默。

Huni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喉咙紧涩,因为语速太快音节变得含混,这不重要。Reignover越平静,他越恐惧,有一瞬间他觉得Reignover是快要哭出来的,可是他没有。Reignover只是睁大了眼睛,目光全无焦距,落在虚空的某一处。过了很久,在Huni不断的道歉中,他的目光终于对上Huni的眼睛。

“你平安无事就好。”

他声线平静,语气平淡,仿佛在谈论今天天气如何。他最后看了一眼Huni手中的剑柄,然后毫不留恋地转身:

“放着吧。这把剑不是我的。”

 

即使他一早就知道,Smeb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了,他要把Smeb从他未来的生命中删除,可是太难了,Smeb存在在关于未来的每一个想象中,所有关于未来的重大决策里都必须有Smeb参与才行。

可是他甚至不知道Smeb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就这么离开了他,甚至连死亡记录都无从调查,Smeb什么都没有留下,消失得干干净净。

Reignover决定先去睡会儿,然后起床吃饭,吃药。如果当初一起死去就好了,现在他无论如何要活下去。

他是Smeb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明了,不是一个ID,不是一串数据,不是LRFR里冰冷的文字记录和存储档案,而是Smeb作为一个人,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曾经鲜活地存在过。

他爱过,战斗过,哭过也笑过,这些都不会被记载在LRFR的个人档案里。他是碎的彻底的玻璃杯,是报废了的机器,是不可再生的资源。

是Reignover永不会回来的爱人。

 

他留下一把剑柄给Reignover,如今连这把剑柄也失去了。好像Smeb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又死了一次。

Reignover关上门,缓慢地抬起手摸了摸眼睛下方的皮肤。

是干的。

Smeb死的时候,他也没有哭。

 

 

Huni以为Reignover会大发雷霆甚至把自己赶出去,他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个人物品,不多,一个小箱子足够放下。

但是在被赶走之前,他还有事情要做。

Huni没奢求Reignover会原谅他,他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程度有多严重。可是Reignover依旧按时吃饭,然后吃药,睡觉。

他原本话就不多,现在更是只有沉默,任Huni如何讨好地开口,最多只嗯啊两声做回应。Huni实在放心不下,Reignover状态堪忧,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许多,Huni一度担心他到底能不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生怕在离开之后,Reignover会就这么死在房间里,现在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Reignover了,就算他开口赶人,Huni也不会听的。

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终于记得不管多忙也要及时填写申请表,备份个人身份证明等等。出门前Huni悄悄打开门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Reignover,他要去领新的武器,他自己的两把枪,领完就回来,时间很快,Reignover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这座城市日新月异,这段时间他忙于照顾Reignover,很久没有出门呼吸一下城市空气了。街边万象让他有种喘口气的感觉,可是这种心情没有维持太久。果然,那把剑是Smeb的,因为他已经死亡,当局拒绝了Huni的挂名申请。

回去的路上Huni心情沉重,和来时截然相反。他盘算着要怎么开口道歉,然而不管怎么说都太轻松了。他懊悔不已,简直无法想象Reignover是怎样的心情,跟他说“你平安无事就好”。

开门的时候迎面一阵冷风,阳台窗帘被吹起,桌上几张纸哗啦哗啦地被卷到半空。Huni吓坏了,丢了枪冲上阳台把Reignover抱回来。Reignover比上次又轻了,简直像是一捧羽毛,会被风吹得四散。

“哥你要干什么!”

Reignover抬头木然地看着他:“你回来了啊。”

“你是不是想……是不是……”

他竟然不敢说那个字。

Reignover轻轻摇了摇头,把地上散落的纸张,和Huni情急之下扔下的两把枪捡起来。Huni的枪口是橙色,L-PR3,和Smeb的剑一样。

他犹记得Smeb向他炫耀,对这把剑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Reignover把枪交到Huni手中:“拿好,下次别丢了。”

他像一位真正的兄长那样,细心地叮嘱Huni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至于Huni迟迟不敢开口的那些,他不说,Reignover就只字不提。

Reignover还是不愿让他为难。

 

Huni眼睛生疼,他仿佛身处暴雨中心,眼前的一切瞬间模糊了起来,Reignover在他面前涣成一个模糊的身形,Huni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抬手环住Reignover,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像是要融进自己的身体一样。他抱着Reignover,嚎啕大哭。

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Reignover依旧什么话也没说,抬起一只手,轻轻拍了拍Huni的后背。

他想告诉Huni他真的很高兴Huni能平安回来,Huni的生命比一把剑要重要得多。可是Huni抱他抱得这么紧,他快要喘不过气来,喉咙也发不出声音。

 

今天是难得的晴天,Reignover很久没出过门,他身体太弱,只好在阳台上俯瞰,远远观望阔别已久的城市。

Huni仍旧抱着他哭得停不下来,Reignover轻轻叹口气。

要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Tbc


这篇写得真是酣畅淋漓,又是我喜欢的赛博朋克设定,比写《春秋》快乐很多,总之我真的很满意这篇。

剑姬和卢锡安都有源计划皮肤,所以就直接参考了,为什么狮子狗没有源计划皮肤啊。

啊我真的喜欢这个脑洞,一百分。

评论 ( 18 )
热度 ( 28 )
  1. _從辰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转载了此文字
    他想告诉Huni他真的很高兴Huni能平安回来,Huni的生命比一把剑要重要得多。 因为Smeb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