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nover/Smebber】暴雨将至_3

暴雨将至_3


*Huni × Reignover,友情向!

*Smebber才是真的!

*文中的LRFR是作者虚构出来的,私设多,请不要认真啦

*勿上升真人



Huni一见到他就笑了出来,他慢慢地放下手里的军刺,Reignover皱着眉头看他,一条手臂满是血,混着雨水从刀刃淅淅沥沥地汇到地上一滩艳丽的红色中去。

Reignover有段时间没拿刀了,他热衷近身战斗,是一名出色的暗杀者,和正面作战的Smeb不同,Reignover会潜藏在Smeb无法兼顾的暗处,突然地发起攻击,然后再亲自目睹对方如何当场在他的刀下毙命。

他的新手臂还没办法协调身体来完成这样细腻的刺杀,Reignover叹了口气。他原本是可以避开这一手脏污全身而退的,现在却因为抽身不及,沾了半身的血污。雨水是冷的,血是热的,触感鲜明,黏腻地从他手中流过。

他快要握不住刀了,Huni却是一副完全放下了防备的样子。他从没想过Reignover会伤害他吧,信任满满地都写在笑容里。

“你又救了我。”他的尾音被雷声盖了过去,Reignover收起一把刀朝他走过去,在逼仄的空间里踩出啪嗒啪嗒的潮湿的回响。

他催促Huni快走,真是想不通他当初是怎么通过LRFR测试的,这么轻易地在战场中松懈下来,他指导Huni如何识别安全区域,然后怎样联络总部请求增援。

暴雨很快停止,潮湿的地面折出雾气朦胧的霓虹。

那是Huni第一次面对LRFR的Reignover。他像一场酝酿的暴雨,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更凛冽,更滂沱,无法抵挡。

 

在失去Smeb一段时间之后,Reignover被安排了新的搭档。

Huni很高兴能和Reignover一起行动,他终于得以名正言顺地留在Reignover的住处。他拿着Reignover的武器,两把锋利的长刀,刀刃泛着冰冷的光,一副被他捧在手里不怎么高兴的模样。

Huni很惊异Reignover居然不是医疗人员,他的医护水准还算可以,何况Huni无论如何不能把Reignover柔软的外表和暗杀者联系起来。他还是瘦,坦言他不能持刀太久,因此和刚出茅庐的Huni组队是个不错的选择。

Huni还有很多要学,Reignover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他很有天赋,难能可贵的是他具备超敏锐的直觉,这是无法从训练中得来的,只能说是与生俱来。

纵然他很快就获得了LRFR资格,被判定拥有独立作战的能力,配备的武器是两把枪,也不能在疏于训练的Reignover手里讨到半分便宜。放在一个月以前,Huni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总是沉睡不醒的Reignover是一位阴影中行动的高手。他特地去调取了资料,也隐隐约约地猜到之前住在这里的另一个人就是Smeb。

他没有真的蠢到去问Reignover关于Smeb的事情,这对他太残忍了,离开了战场的Reignover依旧如他看上去那样柔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他依旧颓丧。

Reignover一如以往,吃很少,睡很多,几乎只是维持着生存的状态。可他在战场上骁勇,强悍,几乎不给Huni出手的机会。

他每次都能把Huni平安无恙地带回来,取而代之的是伤痕累累的自己。他好像不觉得痛,即使清理伤口的时候他也会因为疼痛而颤抖,和那晚一样,Reignover依旧咬着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他的身体太过单薄,简直称不上一位战士的体格,能经受住这么多次的战斗简直是奇迹。在Smeb离开之后,他在透支自己的生命,消极地与以后的生命斗争,想提前挥霍掉失去了Smeb的时间。

他从不会开口提及自己,Huni只好调取了他的个人信息,Reignover有个肢体再植的记录,Huni忽然明白了为什么Reignover经常会收起一把刀,没握刀的手像被抽去了骨头一样垂在身边。

Huni觉得不能让他这样下去了。

 

Reignover这次伤得很重,以他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迟早有一天会命丧战场,这是Huni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他也不愿意看到Reignover就这么死在家里。

Reignover对医院的抗拒Huni是领教过的,提起医院的时候他会皱起眉头,然后抿紧嘴唇,不愿意展开任何关于医院的话题,任Huni怎么央求,告诉他再这样拖下去他会死的。Reignover半昏迷中清醒片刻,听到他的喋喋不休,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他:“我不会接受修补的。”

不是治疗,是修补,Huni觉得他还是有分辨得出这两个词的含义的。

他毫不留情给了他一剂睡眠针,开车把他载去医院。把Reignover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Huni感觉Reignover仿佛随时会在他手中碎掉,散开,然后再也拼凑不回来。

他曾经真的想过杀了他,结束他自我折磨的生命,Huni的世界单纯得多,非生即死。Reignover不需要拯救,因为他根本就拒绝了被拯救的可能。

现在再想用枪对准这这张好看的脸,对Huni来说太难了,他做不到。

他一点都不想Reignover死。

 

Huni透过隔离玻璃,看着Reignover安静地躺在床上。他像是睡着了,麻醉剂和止痛药让他的眉头得以舒展,他苍白得快要和治疗室融为一体,Huni这才想起刚才抱着他的时候,Reignover在他怀里有多轻飘。他的右手在刚才沾了一块血迹,渗进皮肤的纹路,现在已经被体温烘干。

如果Reignover醒来大发雷霆他也不会后悔,Reignover会死,这个事实让他头一次在战场之外的地方感到恐惧。

 

任务没完没了,Huni一个人快活了几天,就接到命令。LRFR没有临时请假这么一说,令Huni头痛的是,前段时间他忙于照顾Reignover,居然忘了递交申请表,他现在只能在Reignover的住处找适合他的枪。其他的武器他没有那么得心应手,Reignover的双刀他更是碰也不敢碰。

他暗自懊悔不该丢下自己的枪,顺便感慨Reignover明明有着可爱的外表,却喜欢一刀致命的快感。他能找到的全是刀,除了他自己的双刀,还有一把剑柄。

他启动剑柄,红色剑刃补上了剑柄缺失的那块,完整的剑依旧锐利,是不错的武器,怎样都比他靴筒里的军刺实用。

这是Reignover的东西,无论怎样这次都不能再丢了。

事实证明只有他一个人,果然勉强一些,好在顺利完成了任务。这把剑很久没有维护,有一定程度的老旧,剑刃在战斗中断成了两截,Huni想要怎么开口和Reignover解释。LRFR的武器更换需要提供使用者本人身份证明和申请,因为忘了填申请所以他才迟迟领不到自己的双枪,在这方面,LRFR简直严格得可怕。

但是他吃准了Reignover应该不会为此太责备他,他这次没有受伤,任务评级是S。

这些都是Reignover的功劳,他想。

 

一开门Huni就听见Reignover的咳嗽声。大事不好,他居然这么快就从医院回来了。

Reignover端着水杯,咳得满脸通红,Huni的出现卷起一股气流,风里裹挟着淡淡的血腥味。

Reignover开口想说些什么,他皱着眉头像是要生气,然后目光落在了他手里的那把断剑,他的表情慢慢凝固,所有的情绪从他脸上慢慢消散,恢复成一片死寂的空。

他像一把斑驳的旧琴,只剩下寥寥几根琴弦支撑着勉强发出声音,就在刚才,Huni感觉所剩不多的琴弦又断了一根。

断开的琴弦结结实实地缠住Huni的心,随着每一次跳动,胸口传来被切割般的疼痛。

 

Huni能看见他的手在抖,连带杯子里还剩一半的水也在晃动,感觉下一秒就要溅出来。Reignover的目光至始至终没有离开他手中的断剑,他缓慢地把杯子放在桌上,咔嚓一声,很快,水从桌子边缘滚落,滴滴答答地砸在地板上。

Reignover就站在那里,又好像他本人根本不在那里,他是来临的死亡,他是凝固的绝望。



Tbc


猜猜Smeb的对应是什么?

是剑姬。

评论 ( 3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