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nover/Smebber】暴雨将至_2

暴雨将至_2


*Huni × Reignover,友情向!

*Smebber才是真的!

*文中的LRFR是作者虚构出来的政/府组/织,不要认真啦

*勿上升真人



Huni路上买了点吃的,结账的时候又返身拿了瓶清洁剂。

果然,Reignover还在睡,厚重的窗帘全部拉上,隔绝出一个昏暗的世界,Huni把Reignover摇醒,后者套了件外套接着跑去沙发上睡。Huni没空搭理他,房间里只有他拆床单的沙沙声。

Huni不是动作轻柔的人,在各种声响里Reignover竟然没有醒。他裹紧外套,在沙发上蜷成一团,造成一个看起来不太重的凹陷。他的头发太长了,遮住了一半眼睛,可他自己丝毫不在意,上次他出门好像就是把自己带回来的那天,在那之后他没有再出过门,任Huni吃着止痛药去买必备的药物和食物,他已经无暇计较Reignover是不是吃准了他心有愧疚,这也没办法,Reignover的身体太差了,那场暴雨引发的低烧反复绵延不退,把他折腾得不轻,有时候Huni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昏迷。

可他总能在吃饭的时间醒来,像被设定好的闹钟,等待那个时刻到来。Huni努力想和他说话,然而得到的回应少得可怜。Reignover很少谈及他自己,他吃得很少,以至于到后来,Huni觉得他走路都像是在飘,脆弱得随时可能碎掉。

他对Reignover知之甚少,唯一知道的是他内心有一处黑洞,吞噬了让他好好活下去的动力。与其这样挣扎地活着,倒不如死了比较轻松,可是他并不想死,他记得嘱咐Huni给他买治疗的药物,有时候吃到一半会起身去洗手间呕吐,吐完之后接着回来吃。

他整个人迸发出一种绝望的生命力,让Reignover看起来神秘而迷人,在此之前Huni从未接触过这样的人。Reignover一边生长,一边死亡,双方在他瘦削的身体里角斗,保持一种诡异的平衡。

有一次,Huni来到他的床边,他的枪膛里有一颗子弹,可以马上结束Reignover的生命。Reignover大概是这样期望的吧,如果这样对他会更好,那他也算遵守了当初的承诺,拯救了Reignover,为他带来解脱。那天晚上的人工月光很明亮,落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温柔的线条。Reignover在发抖,在这样的光线下足够一位LRFR看清他紧蹙的眉头和咬紧的唇。

他在经受身体和梦魇双重折磨,即使如此也没有发出丝毫声音,这样的克制力和忍耐力让Huni震惊。结合之前种种,他觉得Reignover一定是受过体系的训练,或者单纯的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他是矛盾的结合体,杀了这样的人就太可惜了。

Huni退了出去,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

 

当洗衣机发出提示音的时候,Huni忍无可忍,穿着围裙从厨房出来把Reignover弄醒。老实说他的烹饪技术不怎么高超,可是他目前还没有LRFR搭档,一个人总得学着怎么生活。眼前的房子总算弄出点有人居住的气息,室内空气干燥温暖。这里曾经有过另一个人居住的痕迹,Reignover闭口不谈,Huni也就无从得知,他猜测这会不会是Reignover活下去的动力,又或者是他消耗自己生命的原因。

Reignover睡懵了,眼睛眯成一条缝。他身上的外套不合尺寸,太大了,从袖口露出短短的手指。他揉揉眼睛,咕哝着问他:“你干嘛啊?”

他这样有点可爱,Huni忍不住笑出来。

“救你。”他说。

 

 

Huni就这么搬了过来。起初Reignover十分抗拒,Huni那句“救你”是带了几分认真的,可是Reignover并不想让人参与进他的生活和生命。后来Huni明白了,他抗拒一切和外界的联系,只有在这个空间里,他才是活的。

为此Huni只好拿出自己LRFR的身份,市民有配合LRFR工作的义务,Reignover也不例外。他态度依旧淡漠,用了很久来消化这个消息,只是看向Huni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悲伤和怜悯,然后他转身,示意Huni可以进来。Huni追上他,扳过他的肩膀,那双眼睛里又什么都没有,仿佛是空的。

休假结束之后,Huni又开始身为LRFR的工作。Reignover的家是像是在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里划出一方停滞了的空间,在这里他感受不到时间的变化,每一天都是一样,每时每刻都是一样。安静,沉闷,和Reignover身上关不住的绝望。

Reignover的身体康复之后,反过来开始照顾他。他时常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回来,Reignover只是沉默而娴熟地帮他处理伤口,并不打算过问。

LRFR受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任务中甚至会有死亡的危险,所以没什么好问的,这些伤口怎么来的Reignover再清楚不过。

“嘶——”Huni倒抽了一口冷气,“哥轻点!”

Reignover没理他,继续帮他清理伤口。对于受过训练的LRFR来说,这点疼痛还是能忍受的,Huni的大呼小叫太假了,根本不值得关心。

“哥,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后悔对我这么粗暴的。”

Reignover给他上药的手一顿。

“不会的。”他轻声说道,像是在回答Huni,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不会让你死的。”

 

 

年轻的LRFR很容易因为经验不足而造成错误判断。

Huni不知怎么想起了Reignover的话,那个时候他说得小声又坚定,不会让自己死。此刻他躲在一个废弃工厂的转角,对方设置了通讯屏蔽,完全发不出消息。刚才的交战中他不小心被击落了另一把枪,Huni丢掉手里仅剩的那把枪,从靴筒里拔出军刺。

这是他最后完好的武器了,对方很快就会找到他。雷声轰鸣,空气里是潮湿的气息,赛博猎犬的利爪叩击着地面,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Huni模模糊糊地想,不知道Reignover会不会后悔,曾经对自己这么粗暴。

然而回应他的是戛然而止的哀嚎,被利刃破成两半的赛博猎犬从天而降摔在他的面前,还在抽搐着,轻微的火花在被斩断的线路上跃动。

他握紧军刺冲出来,无论怎样这是他的命运,他认了,只希望自己不要像那条赛博猎犬,死得太难看。

 

雷声轰鸣,暴雨滂沱而至,等待着Huni的,是站在血泊之中,手握双刀的Reignover。


Tbc


“LRFR”是我随手打出来的,实在不会起名,本着按到哪个是哪个的原则,这个没人性的倒霉组织就这么被我编出来了。

是个很赛博朋克的脑洞,我很喜欢!

希望你们也喜欢。

加了个Huni-卢锡安,Reignover-雷恩加尔的小设定。

晚安~

评论 ( 9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