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nover/Smebber】暴雨将至_1

暴雨将至_1


*Huni × Reignover,友情向!

*Smebber才是真的!

*文中的LRFR是作者虚构出来的政/府组/织,不要认真啦

*勿上升真人


Reignover被人从爆炸废墟里挖出来的时候,在现场几乎辨认不出他的身份。Reignover血肉模糊,只有胸膛随着微弱的呼吸起伏。爆炸坍塌的建筑物砸断了他的一条手臂,好在救援到的及时,Reignover还活着。

一个月之后他终于醒过来,躺在医院里,喉咙里像是藏了把钝刀,一下一下切割他的声带,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甚至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右眼被绷带包覆着,左眼只能看见一片白。

医生跟他说了下他的身体状况,不乐观,好在活着都能慢慢医治好。Reignover全然不关心他说了些什么:

“Smeb呢?”

医生正在写他的医疗记录,头也没抬:“他死了。”

 

 

医生说得毫无情感,更新完医疗记录便匆匆离开,关门锁住一屋子死水一般的沉默。Reignover自嘲地笑笑,Smeb的死亡和摔碎了一只玻璃杯在他们眼中没有任何区别,就连他也不过是一个待修补的器物罢了,所有LRFR的人都是这样。

他们是一种资源,用来维护这个国家的安稳和平,从诞生起就要接受一系列的训练,造价高昂。

因此他们不能决定自己的死亡,除了牺牲。Reignover记得Smeb最后救了他,那时他受伤严重,耳朵嗡鸣,听不清Smeb跟他说什么。Smeb吻了吻他,Reignover已经分不清尝到的是谁的血,只是看口型,Smeb好像跟他说活着还是什么。

他积极地接受治疗,并且接受了手臂再植。他是宝贵的政府资源,修补好了要继续投入使用,直到完全损毁。

Reignover康复得很快,他活着,但是又确实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死去了。

 

他的手臂从外观上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只在大臂处有一圈再接痕迹。他还不能平稳地持枪,每到阴雨天总是绵软无力,伴随着火烧般的疼痛。好在都能忍耐,忍耐也是LRFR的训练课程之一。

不久他就出院了,回到原先的住所,太久没人居住,屋子里积了一层灰。Reignover呆呆站了一会儿,能见的每一个画面里都曾经有Smeb的身影,而今冰冷的空气提醒他,那个玻璃杯碎得彻底,尸骨全无。

可他明明就不是玻璃杯,他是人,会流血会疼痛,他的怀抱温暖,热情难却。他们在这里度过短暂但难忘的时光,这不是一句“好可惜”就能代过的情绪。

窗外雷声从远处滚过头顶那片天空,Reignover揉了揉剧痛的手臂。

天色渐晚,暴雨将至。

Reignover还是决定出趟门,之前Smeb跟他说回来之后好好打扫一下卫生,但是家里没有清洁剂和消毒剂了,记得回来之后就去买。Smeb固执地把这里称之为“家”,那就是家了吧,他向来拗不过Smeb。

东西不多,但对Reignover的身体来说还是有点吃力。他走得很慢,快要下雨了,只好抄近道回去。这是Smeb的爱好,为了尽快回去,顺便在偏僻黑暗的小道里,他可以把Reignover揽在怀里做些不老实的举动。被人遗弃的赛博宠物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和这些赛博宠物没什么两样。已经开始下雨,在霓虹灯照不到的小街道里,这座城市的腐败气息似乎也融入了雨水,不会被冲刷掉,只会越发清晰,蒸腾而上。

Reignover停下脚步,LRFR的嗅觉也比常人要敏锐许多,他太熟悉这个气味,但是他对黑暗中发生的事情不感兴趣,是哪个倒霉鬼要死在这场暴雨里了,他要小心避开可能会沾染到的血迹,免得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将死之人不是这么想的,有个人喊他:“喂,救我。”

“为什么。”

“LRFR。你必须救我。”

他说的那么笃定,即使说话时带着粗重的喘息,可能是伤到了肺。Reignover转头看向声源,那是一堆电子垃圾,那个倒霉鬼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瘫在垃圾堆里。

“我救不了你。”Reignover打算走,“我连我自己都救不了。”

“你先救我,然后我再救你,我们就算扯平了。”

“你要怎么做。”

没人说话,雨势陡然增大,Reignover的手臂疼得快要无法忍受。

他大概是死了。

 

然而Huni的生命力还是超出了Reignover的预估。他成功活了下来。

他的腹部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毫无防备地承受了正面来的伤害,也是让他失血昏迷的主要原因。

Huni闭口不谈他是如何出现在那里,又是怎么被人从正面重创。即使他不说,Reignover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Smeb也有过差不多的经历,正因为他也在场,Smeb才没有受那么重的伤,流落到被人捡回家的地步。

把Huni捡回家几乎耗光了Reignover的力气,他瘫坐在沙发上,全然不顾衣服上的血迹和地板上踩出的脚印,窗外雷声轰鸣,暴雨如注,窗外隔着雨幕,整个城市涣散成大片大片的光斑。

那几天他们就住在一片狼藉的房间里,Reignover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打扫,暴雨让他患上了感冒,照顾Huni让感冒转成了低烧,消耗着他的精力和身体。

三天之后,Huni实在无法忍受,血迹已经变成黑褐色,一块一块地干涸在地板上,沾满了血迹的床单和衣物干脆被Reignover打包丢掉。Reignover比他还能睡,某一天,在一片寂静里,Huni强撑着爬起来,塞了一把止痛药,拧开了还没拆封的清洁剂,摇醒了另一个房间里沉睡着的Reignover。

“原来你是真的想死。”

 

可是他不能。

LRFR是社会资源,是政府机器,Reignover不能决定自己的死亡。

而Huni却生机勃勃,他按时吃药,按时休息,争取尽快康复,再次投入工作。

他是新生的LRFR,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和热情,和浑身上下死气沉沉的Reignover简直是两个极端。

“你为什么不把我送去医院。”Huni塞了一口速食面,“太慢了。”

“因为我讨厌医院。”Reignover吃了两口,起身把剩下的速食面倒进垃圾桶。“我去睡会儿,你出门记得把门锁好。”

“我不走!”Huni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急着回答,声音含混。

“我说过我要救你的,我们还没扯平呢!”

Reignover没说话,回答他的是关门声。

 

Huni有了一个假期。

虽然任务不甚完美,好在是完成了,对于新LRFR要求也没那么高,而且健康检查结果无碍。对伤口的处理不算专业,但还算及时正确。Reignover的训练有素让Huni暗自惊异,从一开始他面对LRFR的冷静就让他觉得好奇。出了政府大楼,Huni抬头,远处是全息投影广告,不管外观怎么变换,脸却始终是那一张。空灵的广告音在城市上空碰撞出回音,他把身份识别卡放进口袋里的时候,带出一把钥匙,落在地上叮当一声。之前住在Reignover那里的时候,Reignover给了他一把钥匙,今早出门太急,Reignover还在睡觉,忘了还给他。

在他的印象里,除了Reignover会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吃几口饭,大部分时间好像都是在睡觉,他瘦得肉眼可见,虽然也会处理一些生活琐事,比如买东西,打扫卫生,但是从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想要活下去的欲望。他像一滩死水,什么风也吹不起波澜,好像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

可是Huni不同,他渴望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渴望实现他身为LRFR的价值。

Reignover救了他,将他从失血濒临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那么按照当初的约定,轮到他去救Reignover了。

他把钥匙圈挂在手指上,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打开了车门。


Tbc


Smeb请来这里领一下便当~

评论 ( 17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