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13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13】


李相赫安静躺了好几天,谨遵医嘱按时吃药,把监督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以为李相赫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配合的,知道他心里有记挂的事情,本身又是坚决的人,劝他改变主意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全队把他推出来看管李相赫让他安心养病的时候,监督真的捏了一把汗,生怕不能顺利完成任务,纵使他是李相赫的前辈,上司,面对李相赫的时候还是先输了气势。

你总会遇到这样的人,他们礼貌又坚定,周到而自我,处理起事情总是把“我认为”摆在第一位,更可气的是你知道这不是任性,只是在他们的选项中“自己”没有那么靠前而已,因此谈判就失去了意义。

你们是不对等的,你没办法和一个不存在的身份协调出一个结果。

监督在门外,紧张地搓着手,想象待会儿推门进去要先怎么开口。

万一李相赫第一句话就让他去办出院手续怎么办。来之前他已经和随队的工作人员演练了一遍“拒绝出院的50条理由”,可是李相赫说话总是自带五分不容更改的坚决。加上不久前的意外,让他觉得倍加艰难。

监督叹了口气,推开了门。

意外的是李相赫已经醒了,睁着眼睛安静地躺在床上,脖子上戴了医疗护具,不能任意地活动,只能保持着直视天花板的姿势开口:“是监督吗。”

“是啊,相赫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行。”他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一周左右吧……相赫你不要担心,一切都还好。”

确实没什么值得担心的,除了主教练之外还有专业的团队,队员是他带出来的,再熟悉不过。

“我知道了。”

监督楞了一下。

李相赫就这么接受了,没有提出任何要求,让他大吃一惊,瞬间怀疑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排练那个50条理由。

“这么躺着会不会无聊?”他顺手拿一个苹果,学电视剧坐在床头开始削。“世界赛还没开始,队员们都在按计划训练,你不要担心。”

“知道了。”

“吃了吗?饿不饿?”

“……”

“你看我削了个小兔子!”

“……”

“要不我给你拿个手机支架来?”监督余光瞥到桌上的手机,这么躺着实在无聊,他讲的笑话也不能让李相赫提起兴致。他记得李相赫前段时间不知沉迷什么,几乎手机不离身,甚至醒来第一件事也是这个。他带了他的蓝牙耳机过来,好在手机不像电脑,脖子不能动的话,就这么举着也无碍。他刚碰到口袋里的蓝牙耳机,就听到李相赫说:“不必了,我休息一下。”

监督的手顿住,最终没有拿出来。他把那个不对称又臃肿的小兔子和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在手机旁边,站起身向他道别:

“那你好好休息,都没事的。”

 

“都没事的”是一句很万能的话。

它不仅可以特指眼下发生的事,也能表示对未来的祈愿。

等李相赫安静呆了一个多星期出院之后,回到酒店才发现监督所言不虚,选手们都格外听话,正在安心训练。

倒是真的都没事。李相赫的脖子还是不太舒服,不能做大幅度的转头动作,只好整个身体转过来看着选手们训练。屏幕给他们的轮廓镀上一层冷光,像极了他之前想象的Peanut度过的夜晚。

所以其实哪里的执着都是一样的,是执着让他们单纯。在面对真正喜欢的事情上,不会因为外界而改变自己的心意。

所以才尽可能地想帮他,所以才花时间了解他,所以才踏进他的世界想靠近他。

都是一样的。

 

房间里的电脑已经关了,不知道是自动关机还是监督临走前帮他检查过。房间已经被重新收拾了,李相赫拉开椅子坐下来。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着,面对黑漆漆的电脑屏幕,想起Peanut曾经那句小心翼翼的“我就死了”。在他印象中有很多Peanut的模样,填满了他生活中空白的部分,随手丢下去的一棵花生居然摇摇曳曳地成长起来,让他开始关心那片荒废已久的花园。

他只是觉得很遗憾,也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他对此毫无办法。好像人到了一个年纪之后,无能为力就开始慢慢多了起来。

他只觉得不应该是现在这样。他用了一个星期,康复的这段时间用来调整状态,来面对不久之后的世界赛,无人打扰的这一个星期安静得可怕,大部分时间只能躺着看天花板。

如果Peanut在就好了。

他已经可以接受官方的裁决,并准备好迎接好迎面而来的狂风骤雨,他可以扛得起世界赛的压力,也有一分面对选手们的专业和耐心。

只有这个想法无论如何也没法从心底驱赶出去,日益叫嚣不停。

如果Peanut在就好了。

李相赫舒了口气,揉了揉仍旧有些酸痛的后颈。

他伸手去按电脑的开关,

是他熟悉的电脑开机音乐,然后是默认的系统界面。

他轻轻喊了几声“Peanut”,也只是在充满风扇声的房间里造出一点回声罢了。

李相赫仰起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电脑的屏幕暗了下去。

 

他想起几年以前,金正均又一次喝醉了,搭着他的肩膀说,相赫啊,要好好道别。

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兴头上,喝的东倒西歪。李相赫不解,这个时候怎么会想到要道别。

后来才知道,离别是很自然普通的一件事情,大部分情况下并不会刻意为谁做停留,哪怕要离开的人自己心中一百个不舍,可是世事都太仓促了,没有时间给他们好好道别。只有他像是被钉在了SKT,迎来送往了那么多人,看着他们从对手变成了队友再变成对手。

要好好道别。

可是他还没有跟Peanut说再见,那个总是声音带笑,高兴地喊他“哥”的家伙,怎么可以不辞而别。

他的心中曾经一片盎然绿意,风里裹挟的都是阳光暴晒过的温柔气息,那个春天似乎格外漫长,风从春季赛一直吹到了夏季赛的决赛赛场。他看着选手们冲他举起手里的冠军奖杯,场内巨大的欢呼声和耳机里Peanut的声音重叠在一起,让他一瞬间觉得Peanut是在他身边的。穿着SKT的队服,染着时下流行的发色,眯起眼睛笑着,亲昵地喊他“哥”。

 

而今风似乎是停了。


Tbc


不用因为壳花关注我啦,写啥cp都是个缘,以后可能就不写了……

最近天气好冷,写不出好看的东西T T

评论 ( 14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