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12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12】


连梦里都是褪不去的疼痛,从后颈一圈一圈地漾开,蔓延到身体各处去,手脚也变得沉重,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疼痛是一种令人不快的感觉和情绪上的感受,伴有实质上的或潜在的组织损伤,用于表达疾病、创伤等引起的难受的感觉也用于描述内心悲伤的感觉。

世界卫生组织将疼痛分为一共Ⅳ度。

堆积的邮箱里有一封诊断邮件,上面清楚地写着,李相赫,颈部骨骼病变,II度疼痛,请尽快就医。

 

李相赫醒来,正上方医院的白色灯光让他疑惑是不是闭上比较好。监督发觉他醒了过来,马上起身在他上方投下一片阴影:“相赫你醒啦!”

刚醒来的李相赫觉得身体十分沉重,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他想说哥你靠太近了,声音太大了,现在几点了,队员怎么样了,处理结果出来了吗等等等等,监督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一把抓住他的手:“都还好,你放心。”

这真是最好的回答了,李相赫努力地轻轻点了点头。

“但是还要跟你说一下。”

监督说得有点为难,虽然这个结果比较难以接受,但终归是要说的:“时间比较敏感,赶上世界赛,而且涉及到LCK的管理问题……他们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应该是说这边提交的调查申请吧,其实对于这个结果李相赫并不意外,甚至在提交申请的时候就隐隐猜到可能会是这个结局,太凑巧,也太不凑巧,顾全大局和多方权衡之下只能选择利益最大化,要有所牺牲,因而最后也只能是不了了之。官方和其他地区对这件事的关注度很快会随着世界赛的进行,新冠军的诞生而被分散,但是在lck内部,对这件事的讨论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不仅是作为教练的他要被放在镜头前责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状况,连带他背后的整个俱乐部,都要成为大局的牺牲品。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早在选手时期就明白了。李相赫闭上眼睛,监督细心地帮他拉上了床帘,厚重的遮光床帘隔绝出一个安静的小空间。

“那就这样吧。”

事情已然全无转圜的余地,只能这么接受了。

他的声音小而沙哑,索性足够监督听清:“还有什么问题,都交由我负责。”

 

怕倒不怕,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经历得多了什么都能习惯,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在于唯一能还原事情经过的途径被切断了。李相赫的手在被子下,松松地握起。

监督只知道他如此执着,是因为他是Faker,是Faker性格标签里的某部分在作祟,原因不外乎是输了,因此无论如何想要扳回一城,他可以理解,因此心生惋惜,生怕李相赫一时不能接受,开口都忐忑。

他不知道Peanut的存在。对于李相赫来说,什么样的质疑没有经历过,能被他记挂在心上的少之又少。所谓的质疑,不过是借口罢了,他不是真的像外界想象的那般,执着成绩和荣誉近乎贪婪,而是他本就不是善于解释的人,对于这些事情,只要有成绩,就可以解释清楚,胜过一切言语的解释。

何况他明白,那些人并不是真的要他解释。

好在李相赫没让他为难,也没让自己为难。

时至今日李相赫终于明白自己是相信着Peanut的,不管这件事情看上去有多荒唐,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外人自然不清楚,可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Peanut是这件事里唯一的不确定因素,而他也确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他依然相信Peanut所说的一切。

他说自己没有,那就是没有。

在他面前,Peanut从来没有说过谎。

一次都没有。

 

他坦诚而真实,他的想法总是明白地表述出来,快乐和沮丧都表露得明显,迫切地希望李相赫第一时间明白,并且能得到回应。

他还没学会成人世界中流行的另一套礼貌,不想要说成想,不喜欢要说成喜欢,不情愿要说成情愿。

喜欢和Peanut待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不这么累吧,他天生对李相赫百分之百信任,就连想靠近他的心都澄澈可见,在他的选择里,优先级永远是李相赫,企图用这些来博得他的好感。大概正是如此,才会信任他,让他分担工作,还开放了授权。

他也是这样信任着Peanut的。见过太多世事变迁,要知道在这样的当下,有一个不变的存在,该有多难。

 

李相赫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刚醒来头晕的感觉褪下之后,他尝试着努力抬起胳膊,监督被他吓得不轻:“相赫啊你先不要乱动,要什么跟哥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躺在床上能看到还剩一点的输液袋,输液管里滴答滴答个不停,好像这样可以把力量输进身体里。李相赫叹了口气:“我的手机呢。”

“这个时候就别想手机了嘛!”嘴上抱怨着,还是把床头放着的手机拿过来交给李相赫,屏幕上的当地时间写着上午九点四十分,印象中他好像没有换成本地时间,前段时间太忙,哪里的时间对他来说都一样,居然因为生病,意外地调好了时差。

“相赫你换屏保啦?之前那个,会渐变的带个P的屏保,还挺炫酷的嘛。”

“……啊。”

他呆呆地开口,反应过来监督说的是什么。

那个app一样的标志还在手机桌面。

这也正常,毕竟是他亲自说了,让Peanut“休息一下”。至于电脑到底关没关,李相赫自己也毫无印象。现在全身上下唯一的不适来自后颈,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不小心摔到了颈椎。

还有就是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短短时间内发生的这些事,彼此关联,线团一样缠在一起,没办法把他们彻底剥离清楚。

“相赫啊,眼下还是身体重要。”监督犹豫着开口,到底是放心不下眼前躺着的主教练。

比赛还没开始,主教练怎么能倒下。

“我还好,你放心。”李相赫伸手按铃,输液袋快要见底了。

其实就算监督不提醒,李相赫也知道他要说什么,而自己该怎么做。他放心不下的事情太多,这个点应该已经开始了训练的选手,随队的工作人员,彻夜未眠两头奔波的监督。

还有不知道现在如何了的Peanut。

有很多事情还没处理,有很多话还没说。

监督出去接了个电话,李相赫手指点了点那个写着“P”的图标。

依然毫无反应。

 

他从来没有这么急切地想要听到Peanut的声音。


Tbc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能收到催更的评论,非常不好意思,我这就填坑!

如果不是有人催,大概坑也就坑了……十分感谢各位的喜欢。

回过头重新读了一遍,觉得这篇写得是真不错,比s*r写的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TT

前后跨度太大了,搞得我文风什么的都接不上来了,粗糙地续一下,请不要嫌弃!

再次感谢各位太太们的喜欢。

评论 ( 43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