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bber】Non-issue

Non-issue


*Smebber,一发完

*勿上升真人


——


金颐真是在LCK退役的。

他本以为自己会在NA结束职业生涯,然后读两年书,再回国从事一份和电竞无关的职业,顺理成章,就好像他也曾想着会和什么样的女孩在一起,她一定有一头柔顺的长发,一双明亮爱笑的眼睛,和一颗坚定的不会离开他的心。

好像是遇到宋京浩之后,这些想法统统都改变了。他听从了宋京浩的建议,虽然那一大长串分析不及他最后语气极淡的一句“想你了”。那段时间他日子很不好过,因为名额问题,当了大半个赛季的高薪饮水机看守员。合约到期,俱乐部也没有挽留的意思,金颐真很感谢他们彼此都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如痴情怨侣一般到了最后还在计较,爽快地收拾了东西订了机票。他把衣服一件一件从衣柜里拿出来叠好放进箱子里的时候,才惊觉原来不知不觉买了这么多东西。Impact倚着门,问他你真的决定了?

金颐真笑笑,有几件买回来就压箱底忘了穿,吊牌还在。人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衣服,他把不要的东西卷成一堆塞进大号垃圾袋,说是啊,我想回去了。

 

回到LCK之后,金颐真签了一家中流俱乐部,担任队内的首发打野。俱乐部成绩平平,不好不坏,直到他退役也就这么个不温不火的样子。宋京浩还在为了他的世界冠军奋斗,金颐真退役没引起什么轰动,在竞争激烈的LCK,人来来走走太正常了。

其实金颐真后来又收到了几个LCS的offer,都被他一一婉拒了。宋京浩随队出征世界赛,金颐真坐在电脑前,整个人缩在椅子上,抱着膝盖看神色认真的恋人。在宋京浩他们一起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金颐真不小心打翻了啤酒,蹲在地上清理地板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想,这个时候再去国外读两年设计还来得及吗。

宋京浩回来之后风风光光地退役了,恭喜恭喜,得偿夙愿。翻来覆去差不多都是这两句话。依然有战队联系他,问他愿不愿意来这里做教练,宋京浩说考虑一下,现在还没决定下一步怎么打算。挂了电话顺手把旁边笑得眼睛眯成弯月的金颐真抱进怀里,说两个月没见了,来关心一下我们颐真。

 

这一关心就关心到了床上。金颐真想回来还是挺好的,眼前的宋京浩是爱着自己的。事后他安静睡在宋京浩的怀里,轻声说,你回来这么久,我还没恭喜宋教练呢。

宋京浩被他逗笑了,揉了揉他的后颈,说你这不是身体力行恭喜过我了吗,宋教练都喊上了?

金颐真像猫一样慵懒地在他怀里蹭了蹭,宋京浩觉得有些时候金颐真真是像极了猫。他卷了卷被子,含混着说,你那个语气我听得出来。

是跟他说“想你了”的那个语气。

 

退役对两个前职业选手的生活影响并不大。金颐真勉勉强强考过了资格证,在母亲的事务所里挂了个职,宋京浩还在和职业打交道。房子是宋京浩一早买了的,当时为了表决心,把钥匙交到金颐真手里的时候,那句“想你了”才有了凭据。

对宋京浩来说,区别是成双出现的生活用品,成双的餐具,成双的牙刷,成双的拖鞋和枕头,连沙发靠垫也多了一个。对金颐真来说,差别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和从德国搬到美国,又从美国搬回韩国,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从一个地方起身搬到另一个地方,然后熟悉另一个地方的生活。

唯独宋京浩,是那个无可替代的独一无二。

 

可是独一无二只能是在金颐真的心中。他们像两个齿轮,各自被安放进彼此的社会机器中,维持机器的正常运转。从春天忙到初秋,夏季赛结束宋京浩好不容易得到一天休假,开车回去的时候心血来潮,想着买束花吧。

之前也是隔三差五地回去住两天,金颐真也有自己的工作,时常陪他打两把游戏,然后打开CAD开始忙工作。他总有画不完的图纸,接不完的活,而宋京浩第二天一大早要回基地,他们在宋教练和金设计师的身份中耽搁太久,久到对京浩和颐真的生活都感到陌生起来。

还是买束花吧,他想。

 

那天是周末,推开门金颐真不在家。他把花摆在桌上,又觉得颐真这方面比较有天赋,等颐真回家让他来拜访吧。然而金颐真很晚才回来,看着客厅里明亮的灯光竟然在玄关呆怔了一下。电视里是男主角和女主角深情拥吻,宋京浩从沙发上站起来:“吃了么?”

自然还没吃,金颐真身上落了一层初秋夜晚的薄霜,他把东西放在桌上,卷起袖子往厨房奔:“还没,你想吃点什么?”

打开冰箱才发现问了也是白问。除了啤酒罐,就是上周去超市采购的微波食品。金颐真有点尴尬,宋京浩跟进厨房,从他手里把那袋冷冻炒饭拿出来。

金颐真手指冰凉,被宋京浩攥着。

“这个就很好了。”

 

晚饭最终变成了两个人捧着碗坐在沙发上,对着没看过的韩剧一口一口沉默地吃干净。吃完两个人一言不发,屋里加热时速冻食品的香气还没散完,闻起来很可口,可是并没有那么好吃啊。电视里的人吵吵闹闹,在沉默里宋京浩拉过金颐真的手。

这个时候适合说点东西,但实实在在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知道为什么对方这个时间回来,为什么冰箱里全是微波食品和啤酒,为什么对着看不进去的电视剧而迟迟没有人开口。

太懂了,所以反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胸中全是在这个尘世里摸爬滚打挣扎的愁闷。一个满腹赛季要怎么办,怎么取得胜利,怎么拿冠军;另一个满心dl要到了,还要怎么改,什么时候完工。没有人的工作是顺利的,彼此心中都是不愿说的苦恼。

他们不知道对方脸上极力掩饰的苦恼和自己如出一辙,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那就不要说了吧。

 

那天晚上他们滚了床单,金颐真哭得无声无息,宋京浩只能一遍一遍亲吻他的肩膀,一遍一遍重复,颐真我爱你,真的爱你。

他一遍一遍地在金颐真的沉默的配合里重复着我爱你,仿佛这样可以替代冰箱里的微波食品,盖过微波炉加热的声音,温暖房间里冰冷的空气,填满他们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的安静。

 

那天晚上他疲惫到没办法起身为金颐真清理,只能抱着他沉沉睡去。当他醒来之后发现身边空无一人,金颐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End

 

*真情实感地爱过,所以连大方放手都舍不得。


评论 ( 7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