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11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11】

 

“你现在在干什么?”

他们提前一个月抵达这届世界赛的举办地,没办法约训练赛,而当地的游戏状况又完全不适合做训练。

每个赛区的玩家水平风格差异巨大,这是除了生活习惯之外无法改变只能去接受的事实。不幸的是队伍的辅助水土不服,苍白着脸挂了一周的水。

一切都要重头开始做规划调整,这一周李相赫忙碌不堪,Peanut体贴地不过多打扰他。

李相赫完全放弃了调整时差,他的睡眠变得零碎而分散。他性格如此,重压之下如何也不能安然入睡。和李相赫相伴的时间多了很多,却又好像和往常睡着的时候一般沉默。

 

同样没睡的还有Smeb。宋主播刚结束一波连跪,惨兮兮地发消息给Peanut:

“来双排啊!”

“我现在玩不了。”

“怎么就玩不了了,这才几点,快点打开电脑,哥等你。”

“我真的玩不了……哎呀跟你说不清楚!”

宋主播鼠标往下滚了滚,找到那个很久没亮起过,现在已经掉段了的“PeanuTuT”。

“你总不至于跟我说你去打世界赛了吧?”

在很久没收到回复之后,宋主播惊呼出声:“这小子不是真的去了吧?”

 

诚然,在宋主播的心目中,Peanut是达到职业选手素养的。

现在他可能不是顶尖的打野,可是这个小家伙的学习速度太快了。在退下来的老选手眼中,这一点很重要。

没有谁能稳占高峰,选手的状态,版本的更迭,身体状况的变化,种种因素的作用下,他们在游戏中的表现是呈波浪状起伏的。

他本来想问问,Peanut有没有意向打职业,却忘了当初他是拿了谁的号来说服自己一起玩的。

他们交流不多,也仅限于游戏内的吵架斗嘴。Peanut很有观众缘,开始纷纷问宋主播这个凶悍的打野是从哪里骗来的。

“什么叫骗啊,真是!”

宋主播很不满,觉得观众们总是对他有什么误解,一定不是真的爱他。

连跪之后有弹幕调侃他noob上单,赶紧去找之前那个打野吧。观众老爷们一边是对自己的嘲讽,一边是对Peanut的想念,宋京浩气得反驳不能,刚想提一句Peanut,才发觉自己也很久没见到那小子了。

Peanut大概是真的不打算回了,忽然被鸽了的宋主播默默选好位置开始排队。

如果能去世界赛的话,今年应该能见到他吧——宋京浩叹了口气。

 

李相赫断开了WIFI链接,站起身把手机和电脑一一摆好。

“那么,这些数据是怎么泄露的。”

李相赫说得很沉静,声线平稳,仿佛在讨论一件平常的事情,他双手撑着桌面,以一种压迫的姿势看着电脑屏幕,Peanut给自己的图标选了个很酷炫的波纹效果,此刻正规律地一圈一圈荡漾开。

“我没有。”

“现在各网站都有了,显然是从我电脑里流出去的。”

“我真的没有。”

起初没人在意,他们人在国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在国内已经传播开了,虽然俱乐部已经想尽办法撤下消息,然而截图到底保存下来了。

bp策略,训练赛数据,还有整个团队辛苦整理的种种。

对于主教练Faker失职的声讨也未曾停息。

李相赫此刻身处风暴中心依然平静,他问Peanut:“你和什么人聊过相关话题吗?”

“我没有。”

李相赫盯着屏幕很久,久到那个“P”的图标字母变得陌生。他低头轻笑了两声,肩膀轻微地颤动。

“是吗。”

他的语气毫无波折,这几天没有休息好,颈椎的痛一下一下地压迫着理智,低头的片刻眼前散开一圈一圈的黑。

他当然相信Peanut不会故意泄露这种重要的数据文件,这份相信存在着一个前提,他的信任是基于Peanut的最高权限指令,最初只有他,而现在,Peanut也有访问他所有账号和信息的权限。

是他亲手给了Peanut最高授权。

 

Peanut不再说话,开始调出所有的通讯记录和IP地址,密密麻麻地一行一行飞速填满空白的记事本。对于不需要睡眠的Peanut来说,这些数据和记录全部都是每一个等李相赫醒来的夜晚。

他依然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调取记录,在李相赫眼前屏幕上飞速刷过。李相赫不知道站了多久,久到几乎无法维持抬头看屏幕的动作,才觉得这个姿势很疲惫,眼镜沉甸甸地压在鼻梁上,连带着视线都沉重起来。

这一周种种状况外的事件接踵而来,李相赫这两天马不停蹄地一件接一件地处理,几乎没怎么休息,靠着大把大把的药片才撑到现在。

他是习惯了什么都靠自己的人,习惯了身后空无一人,无所依靠,后来被迫着渐渐习惯了这份孤独和辛苦。

然后终于有个Peanut,笨拙地跟在他的身后,趔趔趄趄地学习着成长着。一个按照指令运行的程序,在李相赫的眼里和一款强大的办公软件没有太大的区别,它怎么可能会背叛他。

因为能接触到这些内容的只有Peanut,于是那句“我没有”变得尤为苍白无力。

却忘了Peanut是“他”,他那么执着地一遍一遍强调着自己的身份,用那些幼稚的近乎撒娇的方式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于是李相赫终于接受它是“他”,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也开始成长出自己的性格,那个在自己身后一路跌跌撞撞着前行的小身影终于渐渐追了上来,让他在这个广袤又空旷的世界里觉得不那么无聊,在游戏比赛战队和教练身份之外别有世界,Peanut呼唤着那个名为李相赫的“USER”,需要他,依赖他,一天24小时围绕着他,口口声声说着是为了他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于是李相赫关注他,相信他,把自由交付于他。

然后,他背叛了他。

也正是因为这样,眼前的Peanut才变得更加不可原谅。

 

眼前的通讯记录还在疯长,李相赫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他不是那种善于发泄的人,愤怒挫败和被背叛的认知挤迫他瘦削的身体,争夺着纷纷想要霸占眼前这个李相赫的躯壳。

Peanut依然不说话,房间里只有电脑风扇运转的风声。

“我会查清楚的。”他摘下眼镜,眼前越来越暗,而脖子越来越痛,连转头都变得吃力起来。

Peanut默不做声。

“在那之前,你先……休息一阵吧。”李相赫揉了揉眼睛,另一只手凭印象去摸索电脑的关机键,却在触到的那瞬间,整个人像断掉绳索的桥面,干净利落地倒了下去。

 

 

Tbc


不能再懒惰下去了!

因为有了个新的脑洞,我要加快进度

再次沦为大纲文撸手

评论 ( 24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