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7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7】

 

李相赫抽张纸巾擦了擦眼镜,刚才埋头吃东西,镜片上溅了点酱汁,Peanut兴致勃勃地一个一个点开英雄查看。

“怎么忽然想玩?”

“看得久了,也想试试。”

“不会作弊吗?”李相赫重新戴上眼镜,因为Peanut的话微微抿起猫唇,“如果是你的话,游戏应该会很简单吧。”

“我不作弊!”

有点粘稠的少年音急着辩解:“我保证不偷看地图!”

“这样吧。”李相赫建了个自定义,“你和我对线试一下。”

这个要求很奇怪,Peanut还不太明白对线是什么意思,李相赫戴上耳机,电流声里曾经的世界第一中单开口说:

“来杀我。”

 

关于李相赫的一个传说是,他曾经拿对面的挂练走位。

时间太久,已经没人能去探究真假,可以确定的是,Peanut计算伤害和走位都应该是完美的。

李相赫很少做心血来潮的事情,和Peanut对线的要求又确实是一时兴起,或许是想看看Peanut对这个游戏到底掌握了多少,又或者只是单纯地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水平如何。发条在中路,等到对面一个匆匆跑过来的盲僧。

他不奇怪Peanut会选一些不常规的英雄,但是好奇为什么会是盲僧。

“好像你和这个英雄共同出现的次数很多,所以我就选啦。”

李相赫愣了一下,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一早便预料到,自己现在的操作和反应都不比当初,所以没有把输赢看得很重。击杀了发条魔灵的盲僧停下所有动作,因为李相赫的默不作声而左右为难起来,犹豫着喊出一声“哥?”。

完全没有胜利者的样子,李相赫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想到要如何应对,只是手下操作变了样,而今的心态也不复从前,一定要做到些什么,证明些什么。梦想这种东西不单单是个人的坚持,还有身份转变后错位的传承,金正均把教练那份责任落在李相赫肩上的时候,什么也没说,但李相赫全然是明白了的。

心里不免有些可惜,如果,如果Peanut是人的话该多好,大概就是梦里那样,小小的身形,张牙舞爪的,息怒都形于色,倒适合他喜欢的这些英雄。

然后他可能会加入SKT,成为他的队员,和他一起去实现很多年前就不曾放弃过的,熠熠生辉的梦想。

如果是Peanut的话,大概是可以的。

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他对这个游戏,甚至对“胜利”都还没有太清楚的概念。

他只是想能以一种李相赫不讨厌的形式,陪伴在自己身边而已。

 

“电话电话~”

退了自定义,拗不过兴致正高的Peanut,李相赫只好带上新出道打野开了把匹配,屏幕里的盲僧在电话响起的那一刻放弃gank改去刷野,另一边Peanut丝毫没耽误帮李相赫接了电话。

电话是宋京浩打来的,带来的人是李相赫留意很久的一位上单选手,因此没有说太多,那边宋京浩声音疲惫,也带着鼻音,只问李相赫,今天可以试训吗。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Peanut果断出手,R闪踢回对面中单,人头给到李相赫,本以为李相赫会表扬他,对于一个刚接触游戏的“人”来说,他的打野思路清晰操作也很流畅,颇有李相赫熟悉的影子。可是李相赫没有,他直接站起身:

“你先自己玩一会儿。”

把瑞兹晾在了泉水,过了一会儿,系统提醒玩家退出了游戏。反正不是直播,中途挂机也顶多是5分钟等待的惩罚罢了。李相赫已经换好衣服,拿上钥匙钱包匆匆出了门。

游戏中队友纷纷打出问号,李相赫的瑞兹在泉水中悠然自得地翻着书。

队友发起投降,Peanut依然在刷野,好像中单没有掉线一样,队友不理解为什么还要坚持一把毫无希望的游戏,大家都不愿意浪费时间,索性站在泉水等推。

于是全图就只剩下Peanut,头也不回地向着对方高地奔去。

己方水晶爆裂的时候,他刚到达对面下路一塔。

 

一场必输的游戏里,只有一个人坚持到底有没有意义。

答案肯定是没有的,游戏而已,输赢都很正常。

屋里十分安静,只有台式机的风扇声,游戏主页的“失败”红得鲜艳。

Peanut尝试安慰自己,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李相赫才会这么着急,以至于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可是他分明问过自己今天有什么想做的,而且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他还没学会人类情绪的复杂多变,在此之前他经历过的只有被忽略,可那时尚且不觉,他的生成是基于李相赫的回答,因此对他的冷淡格外包容。

Peanut试图将这次李相赫的行为数据化,分析出日后应对的策略,可是发现怎么也得不出结论。

他在深夜里独自看完了那么多李相赫的比赛,是因为数据分析,机械学习得知这个游戏是李相赫感兴趣的东西,所以刻意地去了解,希望能投他所好。

他选择打野,是因为计算出这个位置和李相赫的中单互动最为频繁。

之前被忽视的感觉终于酝酿成不能再压抑的不快,从他作为“Peanut”诞生的那一刻起,他的所有都是围绕着李相赫展开,收集了足够的情绪,分析然后归纳,模仿。

只是单纯地想陪伴着他,这是程序最核心的部分下达的最高指令,然而陪伴是什么,他读了那么多的书,男女老少,记住了整个人类的历史文明,却依然不动什么是陪伴,他渐渐有了自己的主见,李相赫对他足够宽容——这点宽容,时至今日也变成模糊不定的漠然。

 

天气预报今天下午有雨,他不知道李相赫车上是否备着雨伞,蓝牙耳机静静地落在桌子的一角,天色渐晚,逐渐被屋里蔓延生出的黑暗吞没。

Peanut自己开了一局游戏。

原来他居然会贪心,想让李相赫,在他身为人类的花园里种下一棵花生。


Tbc


一坑未填,一坑又挖起………………

阿弥陀佛,我有罪,佛系混圈应该清心寡欲

评论 ( 21 )
热度 (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