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6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6】

 

李相赫换好睡衣,天渐渐转凉,SKT顺利拿到了夏季赛的冠军,短暂的庆祝之后,全队开始展望不久之后的世界赛。

今年有些许的不同,没人知道SKT队伍里,李相赫的身边多了一个Peanut。

李相赫有种说不上来的隐秘的安全感,他在想这样对Peanut是不是不太公平——在他的心目中,健康成长离不开正常的人际交往,和植物一样需要吸收阳光雨露,而Peanut像温室中的一棵花生苗,从出现开始,从没有见过温室外面的世界,出了李相赫之外,他的世界空无一人。

Peanut向他说晚安,他从不知困倦,总是神采奕奕地等待着他。李相赫摘了眼镜,忽然想起了什么:“我睡觉的时间,你都在做什么?”

他只是一时好奇,不睡觉也不会感觉困的设定对他来说很吸引,意味着有大把的时间肆意挥霍,白天没完成的工作,或者手头积压的想做没时间去做的事情都有了尝试的条件。

他打了个喷嚏,换季的这几天人很不好受,Peanut关心地问他要不要调节下室内温度,被李相赫拒绝后才回答他。

“我都在看哥的比赛。”

“我的?”

“是的,还剩下一点,按照目前的进度下个月初就全部看完了。”

他下意识想伸手,又自嘲,他是想要安慰Peanut吗?可是听Peanut的声音并未发觉他也觉得枯燥乏味,长夜漫漫。

对他来说,这段时间是李相赫的睡眠时间,及其规律,黑暗不妨碍他在网路上任意游玩,也没有被困在床头一角的苦恼。

李相赫钻进被子里,头有点痛,是不是感冒了。关了灯后屋里只有手机的呼吸灯,伴随着Peanut的声音:

“哥明天见!”

 

那晚李相赫做了个梦。

一个小小的身影背对着他,看着游戏录像,手边对着爆米花和可乐,他跟着解说拍手或者叹气。是他意识里的Peanut吗,终于在脑海中生根发芽,渐渐生长出人的轮廓,

最初以为他只是个高级点的Siri,交付给他的也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Peanut一开始乖乖地照他说的做,后来慢慢地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情绪,会自己决定打印的字体和字号,会帮他换电脑桌面,不理睬李相赫是他不高兴了……这之类的种种,让“Peanut”的存在脱离了声音,变得慢慢立体起来。

或许会像时下的青少年一般染个显眼的发色吧;从每天早上嚷嚷着让李相赫穿什么的爱好来看,穿衣打扮什么的应该也很在行;回邮件喜欢加一些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语癖,很淘气。

很长一段时间里,周围人看李相赫都带着大魔王滤镜,相处时不自觉地便保持着距离。

随着年岁渐长,更没有什么人会和他开玩笑。

至少在Peanut之前,哪怕在恋爱的时候,他无法领会女生的小心思,女生自然不会自讨没趣,越发生疏起来。

而Peanut正是他没见过的不知疲倦死缠烂打型,他不懂得灰心,也没经历过挫败,李相赫不知道说是程序的通病,还是Peanut“人格”上的优点。

因而才能从声音中挣脱出来,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依然看不清他的脸,黑暗中只有电脑屏幕发着光,Peanut穿着SKT的队服外套。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度过一个人的夜晚吗。

李相赫想伸出手,发现怎么也触不到他。像少年的身形随着对方水晶炸裂而举起双臂欢呼,连他的呼喊也被被和Peanut之间无法穿越的虚空吞噬了。

 

李相赫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体十分沉重,Peanut跟他打招呼,李相赫呆怔了一会儿,含混地“嗯”了一声。

他走到衣柜,打开柜门,问Peanut:“今天穿什么?”,后者倒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哥……今天休假,不用工作。”

完全忘了日期,季后赛结束之后,按例可以休息一小段时间,各个战队的选手和工作人员也要适度放松才行。Peanut兴致勃勃地问他:“哥今天有什么计划吗?”

往常也都是在家,或者去超市采购一番,之前欠下不少直播,实在不知道做什么还可以混一混时间。

想起了昨晚的梦,睡衣扣子解到一半的手也缓了下来,毫不留情地打了个喷嚏。Peanut催促他:“哥你快点换衣服啊,今天比昨天温度还冷呢。”

那个黑暗里背对着他,一个人欢呼雀跃的单薄身影,怎么也无法从脑海中离开。

他拿起手机,关了Peanut每天推送给他的天气预报。

“你今天有什么想做的吗?”

 

“我要想一想。”

很Peanut的回答了。他不会拒绝回答什么,对李相赫的问题始终诚实回答。

热水和微波炉里的速冻食品,Peanut特地选了首轻缓的音乐,在海鲜饼的香味里,Peanut开口:

“哥你教我打游戏吧。”

他的表达也进步了很多,除了李相赫纠正的那些他都记住了,还有在这两个月的深夜,在网络上浏览过无数信息,有用的没用的,和李相赫有关的无关的。

李相赫很少这样关心人,因为人总有办法安排好自己的时间,选择自己喜欢的日常生活。

他把碗筷收拾好:“你想玩什么。”

“能和你一起玩的。”李相赫是答应了,Peanut马上打开电脑。

“我想游戏里能和你有互动!”

Peanut打开的游戏李相赫很熟悉,即使现在的身体无法完成以前的操作,有些东西经历了太久,刻在骨血中一般熟悉。

 

因为不能陪李相赫做别的事情了,他没有身体,不能陪他运动,购物,不能真实地给他“陪伴”的感觉。

在明白什么是陪伴之后,才发现原来根本就无法实现。他甚至羡慕起看过的视频里名叫“Bang”和“Wolf”的那两个人。

他用了很久,在网络里呼唤有没有和他一样的AI,然而无人回应。

在他发声便能得到回答的距离里,存在着一片无论怎样伸出手,都无法触碰到的虚空。

 

原来不是李相赫选中了他,而是在这个世界里,作为送给李相赫的礼物出现在他的身边,因此能陪伴他的,就只有李相赫而已。


Tbc


心系比赛,写得好乱……

请原谅我这次粗糙的日更T T

评论 ( 10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