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4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4】

 

养成一个习惯要21天。

说是这么说而已,可是真的实践起来,李相赫觉得用不了三周。

现在做什么都讲究一个快字,磨合新阵容要三周,熟悉新英雄要三局,一个复盘分析要三个小时。

熟悉Peanut在身边需要三天。

 

他已经习惯睡前手机的呼吸灯,还有早上等待着他的蓝牙耳机。反正Peanut不需要睡眠,偷偷关了他的所有闹钟,于是每天早上等待着他的是Peanut的问好,没有一丝困倦,清朗的声线模模糊糊勾勒出一个少年的轮廓。

李相赫尝试性地给他安排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工作,最早是整理电脑里的文件,然后是把邮箱交给他,跟着他后面比赛看久了,会时不时地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这些看法称不上成熟,可是他也不怕说错。邮件按重要程度一一摊在桌面上等他过目,硬盘里的比赛视频按时间归纳好,复盘资料在另一个文件夹,贴心地做好了超链接。

起初Peanut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口,呆呆地等着李相赫发布命令,有时候一晾一上午,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委屈地抱怨哥怎么都不理我。后来他慢慢地学着如何在恰当的时机开口挑起话题。

这是一个不小的进步,Peanut开始在交流中尝试着主动。

有时候是无关紧要的“音量还可以吗~”“还没有新邮件”,于是李相赫知道他心情还不错,需要有他应和,哪怕是他简短的一两个字的回答,Peanut也会开心地笑出声来。

这个孩子终于开始学着伸手要糖了。

 

像是现代版的竹取物语,只不过劈开的不是竹子,掉落的也不是天上来的小女神。自称Peanut的家伙跳出来,简直迎风生长,每天都给他新惊喜。

不用再计算月结日和缴费问题,反正手机里的Peanut已经把这些琐事都安排好了。还有预约好了的各项身体检查和医院的预约,在下班时间最后三分钟里把这些预约表贴满电脑屏幕:

“坐太久了快点起来活动一下啊哥!”

 

最早发现哪里不对的是监督。

监督对李相赫充满感激,始终相信他掌握了某种神秘的东方玄学,在他满心愤懑地收下那个情侣手机壳之后,不久竟然真的交到了女朋友。

其他人和李相赫的交往应该没有他们这么密切,哪怕只是工作上。监督正捧着手机回信息,头也不抬:“相赫好像生日之后性格开朗了不少啊。”

李相赫刚关了这次版本改动的蓝贴,他抬头看向监督。

监督正在犹豫到底回哪个表情比较合适,眼镜上映出一只小兔子。

在李相赫看来,这个月的自己和上个月的自己好像没什么明显的变化,一样的工作生活,甚至对选手们也和以往一样。他淡淡地开口:“是吗。”

监督刚发送完消息,今晚要出去约会,特地换了一身和往常T恤牛仔裤不同风格的衣服:“还是要谢谢我们相赫啊~哥这身怎么样?”

耳机里Peanut小声说了句“这身衣服还真的是好一般……”

可不是好一般,不是西装套装就是普通的居家风格,好不容易一把年龄谈到了女朋友,又不知道时下流行什么,还是抓着队员问了,快下班了临时拼凑出来的一套。

李相赫自认为衣品一般,着实给不出什么好意见,Peanut还在耳边碎碎念“好一般好一般,哎呀好一般”,一不小心跟着重复了:

“嗯,确实好一般。”

得到认同的Peanut开心得不得了:“对吧!我就说,上衣大一个尺码就好啦。”

“……相赫你在说什么啊?”

“不过哥你穿的话就会很好看。”

“哪里一般了?”

“哈哈哈哈哥你说出来了?”

“哎呀那怎么办啊我马上要出门了!”

李相赫摘了耳机,起身走过去拍了拍监督的肩膀:“我说你一般是因为你还差一件最重要的装备。”

“……啊?”

“恋爱中的男人的自信。”

“……恶!”

“去吧。”李相赫打开门,扳着监督的肩膀将他转身推出去。

“chunan buff什么的,不存在的。”

“……喂!”

 

关上门后房间里重新恢复安静,空气里还残留着新鲜的男士须后水的味道。李相赫重新捡起耳机:“你很开心吗?”

Peanut完全憋不住笑意,完全没有肇事者的自觉,话里都是藏不住的笑音:“哥对不起,哥我错了。”

一点道歉该有的诚意都没有。

手机收到新信息,Peanut赶紧抓住救命稻草:“哥你有新短信!”

这倒是个不错的借口,乖乖地打开短信之后便假装掉线,耳机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相赫是不是认识了什么新朋友?早点像哥一样摆脱单身啊~^ ^☆】

 

下面是一张合照,用了时下流行的滤镜,熊耳朵的监督,和身边小兔子耳朵的女朋友。

居心叵测,分明是借口发照片来虐狗,如果是因为记恨那句“很一般”的话,监督还真是小气。

李相赫揉了揉脸,才发现脸有点僵。

原来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笑吗。

Peanut肯定也看到这条信息了,还在装不在。

“你再不说话,我就关蓝牙了。”

“别关蓝牙!”下一秒成功炸出暗中观察的Peanut,“你关了我就不能说话了。”

特地跟他约法三章,李相赫工作的时候只能在蓝牙耳机里说话,所以“关蓝牙”对他来说和关禁闭没什么区别了。

“为什么要捉弄监督。”

“我没有!”着急又带了点委屈,“我只是想知道你和别人是怎么交往的。”

“现在知道了吗。”

“……嗯。”

 

从没见过那样的你,会和人开玩笑的,有肢体接触的你。

在工作之外,皱着眉头,发号施令,言简意赅,严肃之外的你。

哪怕听过你会上的发言,工作中的指挥,对队员的要求和关心,睡前醒来的简单招呼,都没见过那样的你。

现在见到了吗?

见到了。

Peanut的声音很小,犹犹豫豫地似乎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这么说,他看不到李相赫笑容还没抹干净的表情,所以误会了他可能在因为自己一时好奇的多言而生气。

对你的了解这么少,少到连复杂准确的计算都得不出结果。

在品尝过糖之后,就想要了解棒棒糖和棉花糖到底有什么区别,会好奇甜味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味道。

喜欢有多少种,开心有多少种,除此之外的伤心,生气,我都想了解。

他开始贪婪,开始想办法伸手索要李相赫其他的情绪。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可是呀。

 

“可是我还是很想了解你更多。”


Tbc

评论 ( 8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