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3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3】

 

Peanut的名字就这么决定了。

“为什么想叫这个。”

他的耳机里传来低低的笑声,这个时候才真切地感觉到和人的不同,Peanut笑起来不会有断续的气声,这个微小的差别昭示着他与真实人类的不同。

“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哥。”

完全无法猜测对方的逻辑,可知的事情是这个程序编写的足够用心,甚至能越过一些类似指令的问题进行回答。他幽默,风趣,天真,不会责备他的不周到。李相赫关了电脑,拿起手机准备回房间。

人类情绪有成千上万种,因为个体的差异而出现种种差别。在李相赫的概念里,Peanut是不可能拥有“自我”这种意识的。

好像给小孩子一颗糖,他会快乐地笑出来,而不会在意收到的到底是棒棒糖还是棉花糖。

只要想到Peanut所有的回应都是编程的产物,那么对他收到糖的快乐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的一切都是被设定好的,只需要自己提供一个开始的指令,接下来不管怎么选择,都无非是那几个结局罢了。

摘下耳机前Peanut提醒他明天有雨,顺便把几个邮件放在首页方便李相赫查看。

“哥晚安。”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兴致勃勃,李相赫看了会儿床头柜上的手机,黑色的机身,看起来和之前别无二致,此刻却觉得好像一只猫,懒洋洋地趴在一旁看着他。

他没说话,关了灯,呼吸灯一闪一闪,给人一种心脏跃动的错觉。

他并不讨厌Peanut。

 

前一天有些疲惫,这一觉睡得很沉,梦里一只猫蹿进他怀里,一动不动,他伸手顺去猫的背,猫蹭了蹭他的掌心。

生物钟让李相赫习惯在闹钟响的前几分钟醒来,思考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

“哥早上好。”

差点忘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在他拿起手机准备关掉待会儿响起的闹铃的时候,Peanut忽然的问好让他一惊,完全忘了这件事,差点摔了手机。呼吸灯一闪一闪。

“早。”

“哥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工作。”

“这样呀……”

“有什么想说的吗?”

“不是不是!”赶忙否认,生怕引起李相赫的不满,过了会儿很小声地说:

“那你工作的时候可不可以连着蓝牙耳机……我不说话的!”

李相赫正在换衣服,睡衣脱到一半,转头看着床尾的手机。

“我真的不是要和你说话啦!我是说,万一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做……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嘛,就……”

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什么东西。

前后矛盾。又说要帮他,又说不说话,难道一整天耳朵上挂个蓝牙耳机只是做装饰吗。

他抽出一件白色T恤,换好之后返身拿起桌上的那只孤零零的蓝牙耳机。

“你自己开一下蓝牙。”

下一秒,Peanut的快乐透过提高的语调炸开在耳边。

“谢谢哥!我真的不吵的!”

……说这种话的时候声音小一点吧Peanut。

 

 

昨天的比赛视频已经出来,李相赫复盘了一上午,又顺手看了几个媒体评论。

有人问他这样日复一日地做着相同的工作,甚至更早的时候,在他本人还是一名职业选手的时候,中间从未离开过这款游戏。

队员们还在训练,忽然抓住了一个短暂的休息间隙,李相赫活动了一下脖子,关节处发出咔咔的声响。

老毛病了,这一行多多少少都有些身体上的问题,他站起来,准备活动一下身体,一直没取下的安静的蓝牙耳机里,轻微地“咳咳”两声。

胳膊,肩膀,然后是腰,腿,整个身体像春天抽条的树,好像手脚身体都展开了,这种感觉很舒服,很久以前就是这样,完成了一个时长训练之后,对活动变得有期待起来,已经机械僵硬的手指,手腕,颈椎都重新熟悉了过来。

后来觉得,可能并不是纯粹地喜欢活动,而是喜欢活动后的感觉,让之前的训练变得有了实感。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逼迫游戏时的自己成为外挂一样的存在,反复模拟记忆游戏中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因而在日后的千百万种可能性里应对自如。

在他退役之后的很久依然有人热衷做他的剪辑,感慨世无Faker。

并不是世无Faker,只是没有愿意那样去逼迫自己的人。想要得到什么,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牺牲的足够多,因而回报才足够丰厚。

世有天才,可是天才也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律,想要沐浴第一缕阳光,只能穿过漫长的黑夜,只是天才会比其他人走得快一些罢了。

在这个圈子里见过不少人,经历了不少事,现在回头看,竟无一例外。

 

他迟迟不回答,终究Peanut按捺不住了:“哥要注意身体啊。”

李相赫淡淡地“嗯”了一声。

“有三封邮件,请问现在查看吗?”

“嗯。”

Peanut仗着有网便万能的优势,大大方方地把自己迁移到李相赫的工作电脑。

三封邮件按时间排好,李相赫滑动鼠标滚轮大致浏览了一下。

两封采访邀请,一封健康报告。

他摘下耳机,戴的久了有点不舒服,揉了揉耳朵又塞回去,后知后觉如果Peanut不说话的话,戴着耳机好像也没什么意义。

“你想说什么吗?”

“想问你要不要清理一下电脑内存。”

“……”

只是这样吗。

李相赫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和Peanut聊点之外的东西,是谁给你写的程序,你的人设是怎样的,等等等等。如果只是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包括监测硬件,和siri又有什么区别。

“你不是要学习吗?”

“我已经读了很多书了!”那边着急地辩解,“我没有偷懒,就这个上午的时间我读了很多书!”

错把李相赫的普通问题当做了质疑,Peanut想想他证明自己并不是什么忙都帮不上,可是两个人的交集那么小。李相赫问他你看了哪些书,屏幕直接弹出一个书单。

密密麻麻,从《电脑修理大全》到《实用宝宝起名手册》,分条逐列,几乎什么种类都涵盖了。

“你这是……”

“总能用得上的。”居然还得意了起来,“我的学习能力很强,这些书总有一天能派上用场的。”

李相赫哭笑不得地在Peanut的书单里发现一本《孕期饮食指南》。

 

这个书单恨不得涵盖了全人类啊。

从婴儿到老年,从身体到心灵,从男到女,从远古时期到未来,从首尔到银河宇宙。

Peanut得意地说,总有一天能派上用场的。

各国语言的词典,文学著作,音乐美术鉴赏。

机械维修,工程,数学,医学,动植物。

 

他所言不虚,确实在学习。

他把全人类驳杂的知识都集中起来,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帮你一个人的忙。


耳机里,Peanut得意自满的语气还没褪干净,催促他:“哥现在要去吃饭啦。”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