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花】李先生的花园_1

李先生的花园


*壳花,李相赫×Peanut

*勿上升真人



李相赫教练在视频里“祝你生日快乐”的七零八落的歌声里吹灭33岁生日蛋糕上的蜡烛的时候,才切实体会到当年金正均的心情。

当年的队友们都已纷纷成家,金正均的女儿已经可以甜甜地喊他“李相赫叔叔”了。小姑娘正在换牙,说话漏风,加上害羞,说话有些含糊,像一块软软的糯米团那样。

然而下一句将他从糯米团子的柔软想象中拉回了现实。

“李相赫叔叔生日快乐,爸爸说祝你早日结婚。”

说完小姑娘一转身溜了,留下摇晃的画面,金正均在后面大喊:“诶诶!你别说是我说的啊!”

33岁的SKT教练,前中单选手李相赫,至今单身。

 

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几个段子被拎出来重温,恩静啦,gugudan女团啦,古早的gif画质不清,依然分辨得出Faker选手乐得合不拢嘴的圆脸。他比那时候要瘦一些,因为年龄的增长,慢慢地变得开始有棱角起来,不只是长相,还有性格。

他很晚才退役,之后留在了SKT,接了金正均的班。那时金正均早已结婚成家,正跟着女儿满地乱爬:“Faker也好李相赫也好,你的话——允熙啊等一下爸爸!啊哟——你都能做得很好的,我——允熙别往那边去!”

一晃眼,满地爬的允熙都开始换牙了。

他确实做得还不错,他做教练的这几年里,SKT也拿了几个冠军,大大小小都有。

选手换了好几轮,成绩却和当初一样。最初有人质疑他,作为选手很出色,可是做为教练未必是最合适的人选。刚接手的时候,确实低迷过一段时间,然而李相赫终究是李相赫,金正均没有说错。

他决定要做的事,总是能完成的很好。

似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无论是战绩,还是SKT的光荣传统——

33岁的SKT教练,前中单选手李相赫,至今单身。

 

张景焕送了他一台咖啡机,还很贴心地送了一套咖啡杯:“希望你早日能用上这对情侣杯!”情侣二字还是加粗用爱心圈起来的;裴性雄送了他一对手机壳,后面是分别是可爱的气泡字体“男朋友专用”“女朋友专用”……清点了一下,发现大部分都是这样别有用心的套装礼物。

不怪他们替李相赫教练着急,只怪SKT的chunan buff实在强大,成了家的这些深谙找个对象有多不容易,而爱情又有多甜蜜醉人。

想来,他们最好的年纪里都是和游戏,电脑,伤病作伴,裴俊植见一次女团小鹿乱撞激动到捧心还被李在宛嫌弃丢脸,一句“欧巴”就能面红耳赤咧嘴笑半天。

就好像35岁的金正均被人堵在酒店里做选择题一样,这一天不多久也会降临在李相赫的身上,亲自体会过有多可怕的金正均捧着手机,让女儿给李相赫录生日祝福:

“允熙啊,相赫叔叔生日,允熙祝他早日结婚好不好?”

 

 

生日的那天SKT刚好有比赛,在教练的生日buff加持下大优势拿下比赛,回去的路上队员们都很亢奋,庆祝完已经很晚了。朋友们发来的祝贺短信和视频都在手机里还没来得及看,前两天开始就陆陆续续收到了礼物包裹,全部的惊喜都留到了今天等着一起拆开。

李相赫留了几样觉得用得上的东西,又黑着脸把金正均送的婴儿玩具套装塞进抽屉最底层。零食之类的也已经收纳好,打算送给队员们,情侣咖啡杯一个送给打野,一个送给中单,至于手机壳,就随手放在了恋爱状况不明的监督桌上。

一大堆盒子慢慢被处理干净,李相赫抱着一摞快递纸箱准备扔掉,才发现一个用镭射包装纸包装的薄薄的东西,因为丝带粘住了纸箱上的胶带,随着动作啪嗒一声从桌上掉了下来。

李相赫捡起那个花哨的礼物。

很薄,四四方方的,还以为是书或者笔记本,拆开一看,是一张碟。

看起来很粗糙的样子,寄信人不明,CD盒上用黑色记号笔写着“送给李相赫教练的礼物”,诡异又粗糙,让李相赫心生警惕。

光盘的表面什么也没有,看起来和普通碟片无二,一副无害的模样,静静地躺在手中。

 

最终没抵挡住心里的好奇,特地拿出自用的笔记本,把光盘放了进去。

然后整个屏幕变成一片蓝色,果然是病毒吗,正想弹出光盘赶紧关机明天送修的时候,一个没有感情的电子音说:

“在开始之前,请您回答几个问题”

什么开始?开始什么?

“请问您是想选择男声操作系统,还是女声操作系统?”

下意识地回答了:“男声。”

“请问您和父母关系如何?”

李相赫顿了顿:“一般。”

“您的年龄是?”

“……今天33.”

还要强调一下“今天”,虽然嘴上没说,果然心里还是很介意啊,李相赫教练。

他有些不耐烦,如果是想了解这些,那这张碟片未免有些无聊了,要一并告诉它吗?自己的工作职业年收入等等。然而电脑——或者说那个电子音没有再问任何问题,蓝色的屏幕中出现一个巧妙的旋转的圆圈,示意他稍等。

 

李相赫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电脑边缘。

怎么也想不出这是谁送的礼物。

或许是一个心理测试,或许是一个安装软件,然而无论如何他现在都要等一个结果。蓝光退去,电脑恢复成刚打开时的界面。

总不至于是个伪装好的病毒吧?

他警惕地点开杀毒程序,然而回应他的是一个清朗的男声:“Hey!”

带着点少年特有的,还未褪干净的奶声和两分笑意。

“已经帮你检查过啦。”

话音刚落弹出一个杀毒窗口,李相赫握着鼠标的手一顿。

“呃……我不是病毒!”

姑且称呼“他”为未知程序吧,李相赫目前能接受的信息是,这张光盘里给他的电脑安装了一个可以发出声音的程序,他说的那些话,或许是程序设定好的,或许是一个模拟AI。未知程序已经为他打开了一个窗口。

“这个是我的自我介绍。”

窗口弹出的文字言简意赅,东西不长,足够人在短时间内看完并且消化。

“所以,你是个……呃,人工智能?”

“从程序性质来说,是这样的。”

会成长的人工智能。

 

至今单身的前中单选手,现SKT教练李相赫,在他33岁生日这天,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我该怎么称呼你?你想怎么称呼我?”



Tbc


满脑子骚东西

有原梗

不写的话很浪费啊。这就是我又挖坑的理由

评论 ( 13 )
热度 ( 1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