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婊】夜夜夜夜_2

夜夜夜夜


*原配/圆婊,赵世衡×具晟彬

*勿上升真人



【2】

 

赵世衡没看到他,他身边的人倒是兴致很高,他本人脸上带着一贯的笑意,冲身边点点头示意,举手投足是具晟彬才能读出来的不耐烦。

这人在游戏里倒更坦诚一些,他逢场作戏的本领仿佛与生俱来,又或许是倨傲,连那句“听不懂”都不屑说。赵世衡长了一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仿佛可以放肆亲近。然而只有突破了他可以保持的距离,才可以窥见这人的内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具晟彬是讨教过的,可惜那人不知道,以为赵世衡的笑便是不拒绝,不说话成了默认,于是距离拉得更近了些。

具晟彬一只脚已经踏了出去,想抬头看看今晚的月亮,然而上海高楼林立,水泥森林把月色遮挡得严严实实,满街流淌着炫目的广告灯光,汹涌泛滥成河,连路人的面容都被冲刷得看不清了。

手中烟盒里还剩最后一支烟。

他转身又回去。

 

具晟彬站到他面前的时候,赵世衡脸上的震惊没超过两秒钟,然后眼底都是即将解脱的轻快。

具晟彬背着光,看到他镜片上映着的光点,大概上海的月亮也会是这样的吧,太遥远,太污浊,太光怪陆离,太触手不可及。

“晟彬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来看你这副样子啊。”

“这么说就太过分了吧。”

“什么啊,我还没说出那个惨字呢。”

具晟彬冲他身边满脸不解的人笑了笑。

“这个,我的。”

他声音低沉,是与外表不相符的成熟,隐隐带了些不怀好意。

那人也不傻,两个外国人搭上话,明显熟人的模样,此地应该是没自己什么事了。他举起杯子抿了一口,似是给自己解围。

 

具晟彬坐下。

这个时候反而没什么话说了,理论上这个时候不是该尴尬么,毕竟偶遇的地点太多心怀不轨,欲望缱绻馥郁地徘徊不散,若是想避而不谈,未免太故作清高,可毕竟那个人与他人不同,又不肯给他看一身红尘是非的泥泞。

具晟彬瞟了一眼桌面,大大小小的杯子里漂浮着快要消融的冰块,被精心切割成种种好看的形状,具晟彬一眼便能认出赵世衡的杯子,是一杯浅色的酒,他心生好奇,拿过来喝了一口。

这么久了赵世衡喝酒依然不喜欢加冰。

赵世衡站起来:

“走吧。”

他说。

 

去哪里心知肚明。

试想一个人进了酒吧,出来的时候变成了两个人,必然是达成了某种交易,已然成为现代社会生活的一种规则,只是这个人兜兜转转又变回了赵世衡,让具晟彬觉得有些奇妙和怀念。

时间仿佛并不长,居然用上了怀念这个词。

可是眼前的赵世衡和当年的赵世衡又有所不同,这样的陌生感多少冲淡了尴尬。时间不早了,他们两个人并肩走着,异国街头全是习以为常的漠不关心,上海这座城市,似乎24个小时都在行色匆匆。

“这附近有3家还不错的酒店,你定?”

“你认真的?”

具晟彬这才后知后觉不好意思起来。

 

不好意思里带了点想掐死赵世衡的冲动,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想掐死他了。转念又想嘲讽他怎么忽然转性,当年第一个吃窝边草的是他,而今窝边草远了,居然改换了口味。床上什么畜生的模样没见过,现在居然学会彬彬有礼地征求他的意见,仿佛谈这种事是对具晟彬的冒犯。

到底是他的双重人格在酒精催化下开始作祟,还是这一年的辗转让他转了性。这么一想又遗憾起来,没能见证这样历史性的时刻。

可是变化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何况对方是习惯逢场作戏的赵世衡。

 

“你常来?”

“常不常来你心里没点b数吗。”

“这么长时间过去你还是离不开我啊。”

“少做梦了。”

 

大概是永远没办法和这个人好好说话了。

好像翻开一本书,开始的时候觉得新奇有趣,因为手头的急事放下,过了很久很久之后,等到书页泛黄,溃不成册。

已经不会再觉得年少的斗嘴与玩笑有趣,对当初乐此不疲的争执感到疲倦。

跳过那些无聊的礼仪步骤吧,反正都这么清楚了解了。

因为怀念当时的心情,忍不住再翻开的时候——

 

“什么啊。”

 

赵世衡似乎不满具晟彬这样冷淡的态度,“只是今天不做罢了,不至于这样对我吧。”

他说得含糊暧昧,半真半假地责怪具晟彬。

不远处,可以看到酒店的刺眼广告灯光,看不懂的异国文字,唯一能读的懂的是下面那排“HOTEL”。

“你这个月直播债还完了吗?”

赵世衡的目光大概和他落在同一处。

“……这个时候还想着直播,看来你是真的不想做。”

他一把揽过具晟彬,力度大到足以感受身体撞击的实感,这不算是个温柔的拥抱,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有一瞬间具晟彬以为赵世衡要吻他了,在这个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像之前的许多次一样,这个突然的吻是某种信号,开始的扳机,可是赵世衡没有。

他凑向具晟彬的耳朵,卷起的发梢扫过脸颊,皮肤感受到他温暖的吐息。

“其实我今天忘了带。”

 

具晟彬一把推开他,赵世衡哈哈大笑。

他如何也说不出那句“其实我带了”。

赵世衡站在路边,向凌晨时分,依旧川流不息的街道招手。

“回去吧。”

他知道LGD的基地地址用中文怎么说,虽然还是带着口音,司机消化了一下他到底说的是哪里,然后按下计价器。

 

车尾灯汇进马路上的灯光河流中,游萤一般轻巧地在下个路口消失不见,匆忙奔波的人群中,没人会驻足看一个站在路边发呆的赵世衡。

很早之前的某一次,翻遍所有的地方也找不到一个套,赵世衡和具晟彬互相埋怨,直到所有的气氛都被破坏殆尽,那个套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赵世衡的钱包里。

他的钱包里始终放着一个,杂志每周占卜那一页上说可以招财,具晟彬咯咯笑着亲手塞进去一个黄色包装的。

“钱~钱~许多许多钱~”

怎么可能会忘带呢,就好像出去布视野的辅助不会忘记换扫描一样。

 

一辆出租车稳妥地停下,司机摇下车窗问他要去哪里。

人世冷酷无情,风雨兼程总有分道扬镳的一天。

然而分道扬镳之后,依然希望能有机会翻开那本不知搁置了多久只看了开头的书。赵世衡这才觉得自己做错了,可是具晟彬不给他修缮的机会。

不能修改的昨天,无法透支的明天。

在明天到来之前,在昨天经过之后。



Tbc


宁太说怕我卡肉不更,所以从第一章就架起的锅炖不了肉了

评论 ( 7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