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婊】夜夜夜夜

夜夜夜夜


*原配/圆婊,赵世衡×具晟彬

*勿上升真人




【1】


上海的酒吧各有特色,比起首尔要有意思得多。

光是描述酒吧的光景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有意思的是流连的人。第一次去酒吧坐下端起第一杯酒,出于什么原因具晟彬已经忘了,而现在再应对这些事情他已经相当老练。他读得出前来搭讪的人眼底的暧昧好意,也懂得如何勾起嘴角用语言不通来婉拒。

陈博是知道他今晚要出去喝酒的,从上车在他身边坐下开始,具晟彬的眼神和语气都足够直白赤裸,今晚要去寻欢作乐。赢了比赛拿下MVP的出彩让陈博没有理由制止,得到默许的具晟彬笑得像只小老鼠,出门的脚步里都是迫不及待的轻快。陈博对他太温柔,温柔成了一种纵容,整个基地甚至可以为他网开一面,门禁时间形同虚设。背着包出门的时候看到单排的张景焕,在后者疑惑的目光中丢下一句“我去找赵世衡”便潇洒离开。

以前在三星的时候,要出去没有这么简单,想喝酒只能找赵世衡,他们打完比赛之后的休息时间里,两个人心照不宣,一起坐车回基地之后又各自出门地老地方见,这也是默契的一种。赵世衡比起陈博对他要严苛许多,具晟彬一度怀疑“拿键盘敲你的头”不是他口头说说而已。可是这样的赵世衡却在喝酒上略显放纵,他总有办法弄到酒,然后两个人找个没人的地方喝个痛快,醉到走路都趔趄,还要避开其他人,颇有种游戏里对线期下路的小心谨慎。始作俑者赵世衡和他一道,如鬼魅般游回宿舍,昏暗的光线里看不清脚步虚浮,结结实实地砸进柔软的床铺中然后踏踏实实地睡一觉,第二天起来,身边又是那个嚷嚷着用键盘敲头的赵世衡。

具晟彬一度怀疑赵世衡患有精神分裂,每次都用12个小时转换另一重人格,然后在睡眠里删掉关于昨晚的一切记忆。

他们也上过床。是谁先动的手已经记不起来了,或许两个人同时有了这个念头也说不定。现在再追忆起来,都带了酒后旖旎的滤镜,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可是第二天把他踹醒赶他去训练的也是赵世衡,换好了一身干净衣服,开着窗屋里很凉,没有一点睡过以后该有的体贴温情。具晟彬大怒想踹回去,被赵世衡灵活躲过,好整以暇地看他扶着腰涨红了脸。

“赵世衡你这混蛋!”

他咬牙切齿,被骂的那个人转身给他找了套衣服,并不介意没说敬语还被骂了。

“我怎么混蛋了,你昨晚也很爽啊。”

每一个字都咬得清晰而恰到好处,赵世衡体贴地帮具晟彬关好门。

“我也很爽,下次再来?”



跟陈博说去赵世衡也在,其实是假的。

他们很久没有联络过了,或许是偶然,或许是真的走不开。之前聚会的时候听张亨硕说,RNG的管理十分严格,晚上饿了也只能自己煮泡面。具晟彬笑,哥怎么又吃泡面,从前是裴御珍,现在是赵世衡。还有一句妥善收藏好的是羡慕,具晟彬实在羡慕张亨硕,总有人在他身边,当他饿的时候为他置好碗筷。

他也很饿,心里空荡荡地叫嚣着,想掠食身边能吞吃果腹的一切情感。巨大的失落和遗憾,把2014年之后的种种不顺遂和离开韩国的烦闷扭曲成情感的黑洞,多少关爱都填不满。

还好有钱,我还有钱。

具晟彬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烟盒后面是钱包,被撑得鼓鼓囊囊。他不太喜欢银行卡,厚厚的人民币给他带来的安全感足以媲美他注定吃不到的深夜泡面。


那杯酒推过来的时候具晟彬抬头笑了笑,换来酒保片刻的怔忪。他深知怎样的笑脸会收获“可爱”的评价。“可爱”,宛如诅咒一般如影随形不肯消散的“可爱”。

他对解决需求这种事异常坦荡,亦懂得拿捏分寸,只是对对象有些挑剔。他和赵世衡是最佳下路,却并不是最佳床上伴侣。太多人因为他的可爱迁就他,称赞他,像对待威士忌那样喜爱他,懂得品尝他的醇与烈,因此太容易沉醉,喜欢冰球撞击玻璃杯叮当作响的可爱;喜欢冰镇过后入口口感的可爱。

然后也只是停留在第一口的可爱了。


赵世衡是一个优秀的辅助,深得他心,哪怕在分开之后,他仍会怀念那时有赵世衡在身边才放心大胆的放肆。可他并不是一个足够好的情人,他太懂得如何压榨,从身体到情绪,顽劣到恶毒的地步,不太在意对方的感受,一味掠夺自己所需的。而温柔与体贴,则让人怀疑是否真实存在着。

他们在三星的时候睡的不多,喝酒与纵欲之间仿佛存在着某种因果联系,因为喝醉了,所以顺理成章滚了床单,然后被赵世衡折腾一宿,伴随着腰部不适一觉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

来了中国之后,赵世衡不着痕迹地从他的生活中退了个干净,而在他离开之后,具晟彬才发觉原来生活中有另一种第二天。


他拿着酒杯离开座位,冰球随着动作在玻璃杯中颠簸,撞击发出好听的叮当声,水雾凝结成水滴渗进干燥的指缝间。

光是描述酒吧的光景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有意思的是流连的人。圆形的灯光映上杯中酒,像是琥珀锁住了一个浑浊的月亮,人们在周围的声浪中浮浮沉沉。这家着实不怎么样,具晟彬抬头抿了一口,没来由地想找个没人且风大的地方抽支烟。

有人找他搭讪,没什么营养的开场白被他发音不标准的“听不懂听不懂”终结。陈博在直播,没空问他什么情况,又或者是真的相信有赵世衡在。

握得太久,手掌被冰得有些麻。冰融化了一些,再入口没有第一口难么呛。

那个冰球融掉一些,漏出一点点看得出不是很圆的线条,像个破损了的月亮。

具晟彬忽然没了胃口,抽出纸币压在杯子下准备离开。

上海的威士忌里都爱加精心切割好的冰块。

因为舌头会被高度的酒精麻木,味觉会变得迟钝,或者偏爱品尝酒由浓变淡的层次变化,种种理由。


那个时候他们只有真露和啤酒,在风大的天台空地摸黑喝到深夜。

在只有风声的宁静中连接吻都带着心跳声,索性后来就跳过这一步了,反正重点从来都是后面的那些。

所以快要消融在杯子里的透明冰球映出的红男绿女的残影也没什么意义,今晚状态不好,索性提前回去,或许可以抓着陈博双排混一下直播时间。

他摸到口袋里硬硬的烟盒一角,转身的时候他看到了赵世衡。


喝酒从不加冰块的赵世衡。


Tbc


应该会有很多bug,别在意啦

评论 ( 15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