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娜]深深

深深


*锅娜,刘世宇×姜厦云

*勿上升真人

*送给 @我的锤石没有Q ,爱你!


 

遗憾说对面街上新开了一家餐厅,变态辣的时候,麻辣香锅正在solo小龙。

“那是你不能吃辣。”他稳稳地惩戒下来,原地回城,“你们广东人都不能吃辣。”

他是嗜辣如命的人,整个LPL都知道,还有每个赛季都有那么几天关于他和痔疮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都说他是吃辣第一人,遗憾这么说无非是想看看他的反应罢了。既然在对街,去是随时的事。更新完装备准备去大龙做视野,顺手给姜厦云发了条微信:星期二?

那边回的很快:什么?

刘世宇:吃饭。

姜厦云:好。

八成在玩ipad,回这么快。然后下一秒被地方打野蹲了个正着,眼睁睁地看着丢了大龙。

 

姜厦云比他还能吃辣。

某次吃饭刚好遇到姜厦云,这人点了一份红彤彤的泡菜锅。他吃得很文静,偶尔停下来,抽张纸巾擦一擦辣出的鼻涕,或者揩掉额头上薄薄一层汗水。

这哪是吃辣的人该有的样子呢,刘世宇直接指了指那边:“给我来份一样的。”锅端上来还在沸腾,翻滚着的泡泡在空气中裂开,升起袅袅轻烟,青葱和白豆腐在红色的汤汁中格外鲜艳。

那是他印象中吃过的最辣的东西了,比串串还辣,比香锅还辣,比小龙虾还辣,辣得他连输了比赛的心情都回忆不起来,呼哧呼哧地吸着鼻涕,桌上不多时堆了好几瓶冰水。泪眼朦胧里瞥见姜厦云吃完了,把盘子微微往前一推,从身边的包里掏出一个ipad。

他艰难地与眼前这份泡菜锅战斗,韩国辣酱的辣不是老干妈一般的爽辣,一口下去火花从舌尖一路炸到胃里,这是像木炭一般的辣,入口是暖的,真正落进腹中,不经意间点起一把火,从里烧到外。姜厦云起身准备离开,路过的时候刘世宇一把拉住他:“等下。”

姜厦云吓了一大跳,刘世宇感觉到他身体猛烈地一颤。之前听AJ说过,他们中单不怎么合群,总是喜欢一个人呆着,大概所言不假。刘世宇心里难受,可是看到李元浩的话怕心里更难受,找了个借口溜出来,又怕被粉丝认出来,此刻不想听那些鼓励的话,一个人又免不了胡思乱想。他不常跟人说这些感性的东西,有时候听到了自己都觉得腻歪,又不能即刻消化掉那些不甘和愤懑。

还好遇到了姜厦云。

姜厦云中文不太好,不能体贴地安慰他,只是乖乖坐着看他一个人呼哧呼哧地与剩下的半碗汤奋战。这样就好了,他想,辣得捏勺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最好他什么都别说,也什么都别问。方才他奋力忍住眼泪,因为他爱惨了外人眼中刘世宇的没心没肺。

姜厦云抬手叫了两瓶冰水,刘世宇吃得满头大汗,他递过去一瓶,稳稳地挡在刘世宇的面前。只有他大口吃东西和时不时擤鼻涕的声音,除了拿纸巾和喝水,刘世宇头也不抬,姜厦云想他是不是在沉默地大哭,正要抬手再叫两瓶水,被刘世宇眼疾手快捉住手暗了下来。

他按的用力,姜厦云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被捁住的手腕泛起一圈失血的白。

难过的情绪像静脉一样在皮肤下潜伏着,直到有人在适当的时候和地方来上一刀,这才有炫目的血流。

刘世宇抬头,眼睛和鼻头一样红,问他:“辣是你亲妈妈,怎么这么辣啊?”

 

姜厦云的表情明白告诉刘世宇他没听懂。其实无所谓,刘世宇本就没期待有人回答,只是怕他发现,佯作无所谓,将自己的种种失态归咎于泡菜锅上。有的东西可以甩锅,比赛输了这种事情又能甩给谁。他不想承认自己有过错,可是事实又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逼他面对,无从逃避。

刘世宇捞完最后一块豆腐,就着半凉的米饭整口吞下。掌心贴着姜厦云的手腕捂出汗,滑腻的触感提醒他是时候放手了。对着皮肤上一圈红白刘世宇有些不好意思,姜厦云倒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掏出ipad点开支付宝,趁刘世宇擦嘴的功夫赶紧利落买了单。

 

后来他们都很少再见面,夏季赛握手的时候,刘世宇不轻不重地握了握姜厦云的手腕。

他没跟人提过那天遇见了谁,又吃了怎样一碗辣得惨绝人寰的泡菜锅。刘世宇依然嗜辣如命,没心没肺;姜厦云依然沉默寡言,不太合群。

他再没吃过那样辣的东西,他也再没一餐喝了那么多冰水。很多事情经历一次就够了,毫无对外宣扬的必要,回忆深深,连暧昧也不过是藏在身心深处的自私而已。

 

 

那年联盟改制,破天荒一次聚了十二支队伍,那年赛事已经告一段落,餐桌上也没有对手,都是一路披荆斩棘志同道合的朋友,所有人穿着联盟发的统一样式的纪念衫。舞台上正在举办死歌大赛,李元浩嚷嚷不能输,RNG是冠军。刘世宇惊讶于他对于夺冠竟然执念如此之深,对于这种事都无比认真。方才李元浩一展歌喉整个联盟都要瘫痪,其他队伍纷纷落荒而逃,一片哀鸿遍野里,麦克风传啊传竟然又落到他手里。

规矩是死的,刘世宇只好走上台,台下每一桌都上演着相同的故事,谁喝醉了,谁还在劝酒,谁摆着手推辞,谁满地乱走。没人在意舞台上的他在做什么,下意识瞥了一眼IM那边,对上姜厦云的眼睛。姜厦云一只手臂架在椅背上,面朝舞台,旁边Jinjiao和Road扭成一团,AJ人已不在座位上,只有姜厦云,安安静静地抬头看向他,自成一个世界,他的专心致志都是不曾开口的体贴。聚光灯打过来,刘世宇眼前一片明亮,没看清姜厦云刚才是笑了还是没笑。

他握住话筒,目光重新聚焦到因为用力而泛白的指节。

 

“……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44 )
  1. 我的锤石没有Q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眼石给我写的文!啦啦啦啦啦啦啦‎´•ﻌ•` 洞察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