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川]真真

真真 

*修川,丁修x靳一川
*给周一围疯狂打call


 
周一围早些年无聊,读过几本日本小说,不懂为何日本人以病为美,后来忙,这点疑惑便抛之脑后了。直到在剧组看到李东学,或者说靳一川,那颗心忽然被砸穿了个窟窿,透了光,这才了然。 
李东学的戏比他多,也比他苦,擦着脸上的泥和他对台词,周一围满心惦记着刚发手里的那个白面馒头,还热乎着。这可是重要道具,待会儿要真吃进肚的。李东学笑他,一个师哥脱口而出,还没说完接着是一连串的咳嗽,他礼貌地微微侧着身,飞鱼服翘起的肩甲正对他,边缘一条油亮的反光,倒比双燕更像刀。 
李东学转过身向他道歉,说前两天拍雨里打斗的戏,没注意感冒了。脸色透红,额角隐隐看得到因用力爆起的青筋。周一围看过《甄嬛传》,李东学摇身一变从皇帝的弟弟变成了一个流寇的师弟,还改头换面混进了明朝的公务员队伍,即便如此也没褪干净骨子里的情意绵绵。路阳之前给他说戏,背景设定讲了半天他也没明白靳一川在丁修心里应该怎么摆,周一围想,丁修这样的人,若说是嫉恨他小师弟以至于这般阴魂不散地纠缠不放,那未免也太小气了。他自己是瞧不上丁修如此做派的,那天晚上琢磨角色的时候,冷不丁想起李东学因为咳嗽而通红的耳朵,耳畔没拢好的发丝都透着光,竟觉得这样的李东学,或者说靳一川颇有些可爱,想捉弄,于是嘴角忍不住抿出柔和的线条,等反应过来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之前他捏着剧本苦思冥想,此刻虽然谈不上豁然开朗,却也多少明白了路阳的欲言又止。最后的对手戏打斗挺难,不是一遍过,李东学满脸血污,躺在泥地上冲他做鬼脸,喊他师哥,助理端着杯子给他喂药,周一围拄着梅莺问他怎么回事,李东学解释说之前的感冒没注意,转了低烧。剧组的大灯照着,只见他整个人化好妆,灰里透着一层粉。周一围不禁疑惑,靳一川的那句“别再找我了”究竟是掺了几分真心。 
丁修居然也会怕,怕靳一川死了,这世上只剩他一个人了。他这般贪心,注定不能两全。可笑的是丁修收了手,靳一川倒心甘情愿地为他赴死,没一丁点儿犹豫。你说他能为一个女人和丁修翻脸,最后又为了丁修死了,到底谁在他心中分量更重呢?李东学披着毯子躺地上,化妆往他脸上身上补血浆,丢在一旁的双燕是周一围捡回来的,道具组诚意满满,双燕搁手里沉甸甸的,配他的苗刀,是个好名字,地上铺了一层假雪,落脚软绵绵的,是个冬天。按照剧情,最后是丁修把双燕给了沈炼,反正靳一川人都死了,还哪有莺莺燕燕。 
 
 
后来路阳拍《绣春刀2》,讲到那个传说中的师父,关于丁白缨,丁修和靳一川,也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那时他在拍《少林问道》,觉得拍戏这种事真是冥冥之中都注定了的,情义情意情谊,他是怎么都绕不开一个情字了。 
结尾的杭州城外,春光大好,一派平和,如此甚好,适合相见。三个月后沈炼邂逅周妙彤,丁修靳一川又重逢。 
 
周一围自己去电影院看了《绣春刀2》,散场的时候周一围旁边的小姑娘看了他好几眼,那个周字都说出口了,最终完整脱口而出的却是丁修。 
可他不是丁修。周一围笑笑,竖一根食指抵着唇。路阳这个人,怕是受二次元荼毒太深,从他给刀取名就可见一斑。当初他抱怨,丁修这人太拧巴,路阳笑而不语。而今再回忆起那些年打过的靳一川,已是三年未见李东学。 
 
想来丁修那些年的耿耿于怀,不过是真真情切。 



End

原谅我带了私心。
真是非常喜欢周一围。

评论 ( 1 )
热度 ( 20 )